美軍研發出一種藥,專門用來對付越南女兵,殘忍之極,女兵哭求寧被槍斃!

都說戰爭殘酷,要說到底哪個最殘酷,其實這些戰爭中最殘酷的應該算是越戰,並不是死人多人,而是戰場的環境太惡劣。當年美國大兵在越戰中損失慘重,皆因為越南全民皆兵,不管男女老幼,不管時間地點,都能給美國大兵帶來沉重打擊,讓他們防不勝防。

 

 

 

曾有人言:「戰爭應該讓女人走開」,然而縱觀世界近代戰爭史,戰爭不僅沒有讓女人走開,反而讓女人成為了戰爭的主角。最值得一提的就是越南的婦女。很多人以為打仗是男人的活,但是在越南,女人有時候比男人更恐怖。原因無它,女人往往可以利用身體特性,做一些男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獲取情報,安撫受傷士兵的心靈,在或者醫療後勤都需要心靈手巧的女性參與。

 

 

1961年,越戰爆發了,為了彌補兵力的不足,越南徵召了女兵。在越南這個國家,一直有著女性參軍的傳統,不像其他國家,戰爭讓女人走開。

 

 

每當戰爭的號角響起的時候,以前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們,也會響應國家的號召,狂熱地投入戰爭,拿起鋼槍,衝向戰場。在越南戰爭中,有幾十萬女性,多數都是單身女青年,參加了與敵人的徒手搏鬥。她們像男人那樣操作防空武器,修理頻遭敵軍飛機轟炸的道路,在男女混合的軍營放哨巡邏。另有一些女兵負責組織情報、間諜小組,或者負責用小船運輸軍隊和供給。

 

 

與越南作戰的是兵力雄厚的美國,越南面對這個大老虎,完全沒有勝利可言。加上美國當時研發的先進武器,越南更是在戰爭中受盡了苦頭。每打一場戰爭,美國都會俘虜越南女兵無數。

 

 

 

但越南的女兵一點也不亞於男兵,一旦被美軍俘虜,便會利用自己作為一個女人的優勢,以此來誘惑美軍,成功後,趁美軍不注意之時,將其殺死,為此喪命的美軍不在少數。有些女兵更是比男兵英勇,將炸彈、手榴彈藏在自己身子,主動接近美軍,引爆炸彈。

 

 

 

在美軍抓到女兵時,會用盡一切手段從她們口中截取有價值的情報,其中兩種最讓女兵印象深刻。

 

 

 

這兩種刑罰的手段分別是羊和螞蟥。可能很多人不太理解,這兩個也能當刑具?有那麼可怕嗎?

雖然這兩種刑具看起來沒什麼,但落到那些刑訊人員手中,它們就成了最有效的刑訊逼供的手段。

 

可以想像一下,用羊的舌頭不停的舔舐你的腳掌,並且塗上蜂蜜或鹽水,被束縛住的越南女兵,如何能忍受這「痛並快樂著」的刑罰。這種也被稱為笑刑,一般情況下,人能夠承受的最長時間也就三五分鐘,一旦時間過長,就會造成大腦缺氧窒息,在美軍的控製下,女兵真的可謂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狀態。

 

 

 

而螞蟥,俗稱水蛭,具有超強的吸血能力。一旦附著在人體,就會鑽入體內瘋狂吸血。殘忍的美軍將成百上千的螞蟥直接仍到被扒光衣服的女兵身上,用不了多久,受刑者就會被折磨致死。曾有人言:「在越南戰場上,越南俘虜,尤其是越南女兵,就是美軍發洩的物件。」

 

 

 

後來,為了對付越南,美軍也使了一招,研發出一種新興藥物,這種藥物給人體吃下後,會使人的器官產生一系列反應,最終會因血管張裂而死,因此被稱為「bobobo」。殘忍至極,女兵都寧死也不願意吃這種葯。

 

 

 

雖然最後攆走了美軍,但是由於長期在熱帶叢林中作戰,這些倖存的越南女兵健康被嚴重損害了。越南戰爭結束時,她們返回家鄉,但是由於長期在熱帶叢林里過著艱苦的生活,備受疾病的折磨,加上營養不良,她們變得未老先衰,不受男性的歡迎。

 

根據美國雜誌社報導,美軍用這種新型藥物殺死了越南至少兩萬人,更是喜歡瘋狂的虐殺越軍,用活人作為魚餌釣鯊魚,把人掛在汽車後面活活拖死。

 

1976年,戰爭結束,據官方統計,越南在戰爭中共失去800萬人,留下眾多孤兒寡婦。

 

 

戰爭發生,生靈塗炭,珍惜和平,遠離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