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兼行政,您怎麼不生氣?

語恩 | 2017-08-13| 檢舉

作者: 

陳建銘

教師兼行政,您怎麼不生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每年到了7月,「行政大逃亡」這聳動的標題就再次被拿來用一下,彷彿是身處阿鼻地獄的好兄弟趁著鬼門大開,急欲逃離鬼界。不明就裡的社會大眾,部分責怪老師不該推卸行政工作,部分質疑校長領導統御能力太差,主事者也不認為這是多麼嚴重的大事,風頭撐過了就好。於是乎,這個國家的基礎教育,就這樣年復一年,因循苟且沉淪下去了。

筆者認為,問題不在校務評鑑的繁複,亦非兼職津貼過少,而是要正本清源。有誰想過,到底是誰做出「讓負責教學的老師兼任行政」這個決策呢?有教師兼行政的問題,但為何沒有「行政兼教師」的問題?教師有教學的訓練與專業,行政人員有公務人員養成與培訓,各司其職。試問,學校會讓人事、會計、工友、幹事等公務員兼任老師嗎?若不會,那何以讓老師兼辦招生、交管、工程、消防、財產、土地、國防、採購、節電、政風等行政工作,被視為正常呢?

多少年來,大多數的業務只求有人做,表格有人填,承辦人的欄上有人願意蓋個職章,但充其量也只是敷衍塞責,浪費時間。有教學熱忱與教育理想的老師,若沒有半點怨言是不可能的。既然有人做就好,長官即不便要求品質良窳,久而久之,教育亂象叢生,兼行政教師能逃則逃,能混則混。主事者當然也發現了嚴重性,這才順應世界潮流,研發了類似KPI的校務評鑑,逐項逐條考核兼任行政工作的老師們,是否認真辦理長官交辦的事項。問題是,這麼多年了,您怎麼不生氣?

▋家長怎麼不生氣?

從前的老師,行政工作相對單純,少數兼任學校人事、主計、出納工作之外,就是每節下課,急急忙忙到合作社賣零食、文具給小朋友的合作社經理。親愛的家長,您知道教你孩子的學校老師,現在要兼任多少業務嗎?要花多少時間與精神去處理這些無關教學的事嗎?舉個例子,您知道老師還要負責招標採購工程、負責調查土地占用,寄存證信函給教過的學生與家長,每天提心吊膽嗎?

▋老師怎麼不生氣?

能否認,少數老師還是滿喜歡兼任行政工作,除了生涯規劃而想走校長之路外,就是當了老師之後,才發現自己不適合教學,只好選擇課務較少的行政工作。即便如此,也不能不考慮另外多數老師不喜歡兼任行政這件事,尤其是新進老師被迫兼任行政工作,在教學尚在摸索的階段,還需要熟悉毫無頭緒的業務,孤立無援,真叫人情何以堪?

▋校長怎麼不生氣?

所有的校長都是因為「很會做行政」,才得以從組長、主任,一路考上校長,甚至在成為校長前的候用階段,還得去教育局處行政磨練個幾年,努力讓長官看見,證明自己是一個行政長才,未來必定是位好校長。而在這個逐夢的歷程中,許多校長早已忘記當初要成為老師的初心,教育的主體是學生,面對首長突如其來無關教育的政策,校長能有把持教育專業的堅持嗎?面對學校老師拒絕行政工作,校長能有謙虛溝通解決問題的胸襟嗎?

▋長官怎麼不生氣?

我曾不只一次,在會議中聽到教育部業務承辦人為我們學校老師叫屈:「因為ooo民代質詢教育部負責、ooo部會要求教育部協助推動,所以……」。那麼,教育部如何推動呢?當然就是發公文,命令各縣市教育處要求轄下的學校推動,這才有業績啊!然而,教育部長官何時願意挺起胸膛,告訴其他部會或是自稱代表民意的民代,這麼做會干擾教學,這麼做有違教育理念?

我相信,只要請坊間的人力資源公司到教育部評估,至少可以省下一半的人力。有些業務不必做,學校一樣可以運作正常,甚至可以把教育辦得更好! 

我也相信,只要用前瞻計畫1%的經費,就可以把學校行政工作還給專業公務人員。政治人物常說:「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政府讓老師專心教書,很難嗎?這根本不是教師兼不兼行政的問題,而是根本不能讓老師兼行政!大人荒謬可笑,孩子教育堪憂!

(作者為基隆市國小老師)

來源:opinion.cw.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