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請母親吃飯,服務員嫌窮不樂意招待,小夥一番話竟讓經理免單

男子請母親吃飯,服務員嫌窮不樂意招待,小夥一番話竟讓經理免單

男子請母親吃飯,服務員嫌窮不樂意招待,小夥一番話竟讓經理免單

這天,一個小夥子走進了富麗堂皇的乾隆大酒店。這個小夥子雖然穿的是西服,可是裡面的襯衫卻是皺皺巴巴的,還很髒,一雙手十分粗糙,有的地方還裂開了口子,一看就是幹粗活的打工仔。

他在一樓轉了一圈後,直奔二樓的貴賓部,那裡可是酒店裡最高級的雅座,來的多是些有錢的主。

贊助商鏈接

貴賓部的女服務員於秀麗趕緊迎上去,攔住他,說:「先生,這裡是貴賓部,散客餐廳在一樓。」

小夥子看了一眼於秀麗,蹙了蹙眉說:「我就是想去高級雅座吃上一頓飯。」於秀麗撇撇嘴,拉長了聲說:「到這裡用餐,消費標準——都是很高的喲。」

小夥子試探著問:「最低的標準是多少?」於秀麗本來想把他嚇回去算了,隨口便說:「最少也得一千元。」小夥子下意識地碰了碰胸前的口袋,遲疑了一下,說:「行,還能行。」

接著,扯過於秀麗手裡的菜譜,看了又看,最後狠了狠心,說:「給我上藥材燉斑豹肉、紅燒鹿肉、清燉駱駝峰。」這可都是酒店裡的招牌菜!都下來要一千二百多元。

看到於秀麗那不相信的目光,小夥子「噌」地從上衣口袋子裡掏出一遝百元大鈔,在於秀麗面前晃了晃:「你看這些,夠不夠?」於秀麗心裡說,土老冒,有幾個錢不知姓啥。她轉過身通知了廚房,並悄悄地叮囑了一句:「是二號選手。」

贊助商鏈接

二號選手是她們酒店的暗語,這些招牌菜貨源很緊俏,碰上那些來此嘗鮮的外行生客,店裡經常給他們來個偷樑換柱,用貓肉代替豹肉,用驢肉代替鹿肉,至於駱駝峰更絕,用的母豬[乳.房]。

上千元一桌的菜,成本還不到三百元。用老闆的話說,像他們這類人,哪能天天吃得起這樣的菜,你就是給他們什麼樣的假貨,他們也吃不出來。

小夥子選定了7號雅座,轉身就要下樓。於秀麗急忙過去把他攔住:「先生,你要去哪裡?」

「下去接人。」

「你點的菜可都已經下廚了,萬一你不回來了,那我就慘了,老闆要扣我工資的。」

小夥子有些生氣了,嘴角抽動了一下:「你,你也太小瞧人了。」說著,抽出幾張鈔票,塞到於秀麗的手裡,「給定金,這回放心了吧?勢利眼!」然後蹬蹬地下了樓。

於秀麗沖著那個小夥子的背影「呸」了一口,暗罵道,愣頭青,不給你多放點血,你都不知道這酒店的門朝哪個方向開的。因為她可以從客人的消費中提成,像這樣的「二號選手」,老闆給的紅包最多。

贊助商鏈接

生氣歸生氣,這樣的一頭「肥羊」,畢竟不多見。她捏著那幾張百元大鈔,放在嘴邊來了個飛吻,又有誰會跟錢有仇呢?

不一會,小夥子扶上了一個老太太。老太太穿得很土,手裡拄著一根用楊樹杈修理出來的拐杖,嘴裡還不停地叨嘮著:「你這孩子,吃頓飯跑這麼高貴的地方幹啥,咱們又不是啥金貴人。」小夥子說:「城裡的飯店都這樣。」他倆這身打扮與飯店的裝潢比起來,極其不和諧,簡直就是一種諷刺。

看在那份紅包的份上,於秀麗還是佯裝熱情地迎上去,把老人扶到椅子上,倒上茶,鋪墊好餐巾。老太太看了看於秀麗,咂咂嘴說:「多水靈的姑娘啊,你快歇著吧,我一個老太婆子,不是啥上樣的人物,讓你這樣為我跑來跑去的飼候,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然後又自言自語道,「都說孩子們出來,賺點錢,也不易呀!才這麼大點的小姑娘,就讓人家當丫環一樣使喚,要是在爹媽跟前,還常撒嬌哭鼻涕呢!」

贊助商鏈接

這些話讓於秀麗心裡感到熱乎乎的,她不僅又重新打量了一遍這兩位顧客。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他們也不像是有錢人。既然沒有錢,為什麼還要到這地方消費呢?莫非這位老太太得了什麼絕症,到了醫生說的那種,她想吃啥,就給她吃點啥的時候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對他們實行二號選手方案,豈不是有點太殘忍了。

想到這裡,於秀麗忍不住問:「大娘,你的身體還很硬朗吧?」

老太太笑著說:「好著呢,農村人身子骨結實,你別看我快六十的人了,家裡那幾畝地,還是我種著呢。」

莫非這個小夥子發了什麼橫財?於秀麗又問,「你兒子最近的財運,一定很不錯吧?」

「不錯啥,都沒啥大能耐,靠賣苦大力,一個月賺個幾百塊錢唄。」

這時,小夥子在於秀麗身後輕輕地扯了一把,示意她不要再問了。

於秀麗剛離開了七號,小夥子就悄悄地跟了出來,紅著臉懇求道:「小姐,一會兒上菜的時候,我媽要問多少錢,最好是哪個菜也別說超過20元。」

贊助商鏈接

「為什麼?」

「要是我媽聽說,一個菜花了那麼多錢,她說啥也不會吃的。」

於秀麗斜了他一眼,揶揄道:「家境不那麼寬裕,何必非要到這種地方來消費呢?還不如把省下來的錢,用在別的方面,多孝敬孝敬老太太呢!」

小夥子抬起頭,臉漲得通紅,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又咽了回去。僵持了一會,小夥子又乞求著問:「行嗎?」於秀麗冷冷地說:「行,那有什麼不行的,你就是讓我們說一塊錢一個菜,我們也會聽你吩咐的。顧客就是上帝嗎!」

小夥子說了聲:「謝謝。」轉身走了,走到一半,又停了下來,轉過臉來,吭哧了一會,才說:「我哥就是在蓋這棟樓的時候,不小心從架子上掉下來,摔死了。我哥臨死的前一天,還跟我說,有機會一定要讓沒見過世面的爹媽也到這吃一頓。

可是這些年來,我娶老婆生孩子,處處都要錢,錢一直是緊巴巴的。本來想,父母身體都還好著呢,以後有的是機會,可是沒想到,去年爸爸突然走了,現在就剩下我媽,她的身子也大不如從前了,我真怕有一天,她……他們可是一輩子都沒進過大飯店的!就只一次,你們也看不慣嗎?」

贊助商鏈接
男子請母親吃飯,服務員嫌窮不樂意招待,小夥一番話竟讓經理免單

於秀麗的心不禁一顫,從農村來的她,何嘗沒有過這樣的想法!這些年來自己錢沒少賺,可這個願望一直留在夢裡。她忍不住說:「對不起,對不起,我誤解你了。」

這時,她心裡一陣後悔,忽然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不能讓小夥子把那點血汗錢,就這樣白白糟蹋了,便說:「一會經理過來時,你就說菜不對味。我想法說服他,多給你打幾折。」

小夥子瞪大眼睛,說:「可那些菜,我從來也沒吃過,愣是說不對味,這不是雞蛋裡挑骨頭嗎?」

沒想到遇上個死葫蘆腦袋!於秀麗沒法子,只得悄聲說:「就沖你這份孝心上,我實話告訴你吧,那幾個菜都是冒牌貨,這年頭,哪裡來那麼多豹肉,鹿肉的!」

贊助商鏈接

小夥子頓時呆在那裡,然後一跺腳:「媽的,你們也太損了。」說著就要直奔後臺的經理室。於秀麗一把拉住他,急得眼淚都要下來了:「你可別吵,那樣我可就慘了,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渾啊。」

小夥子一愣,停了下來。

於秀麗歎了口氣,把小夥子剛才付的定金塞還給他:「都是打工的人,錢賺得都不容易,你就按我說的去做好了。」

小夥子無奈何地點點頭,回包間陪他媽吃飯了。

過了一會兒,貴賓部的經理笑眯眯地走進7號包間,問:「先生,菜可口嗎?這都是純正地道的山貨。」於秀麗瞪大眼睛,她都計畫好了,只要小夥子一說不滿意,她就把經理叫到一邊說:「人家可是山裡人,對那些東西是識貨的,咱用『二號選手』糊弄人家,萬一出了漏子,可不得了。」

小夥子抬起頭看了看經理,又看了看吃得正香的母親,吭哧了半天,才說:「很好,很好。」然後又對母親說:「娘,過去只有皇宮裡的人,才能吃到這個。」老太太眯縫起眼睛,夾了一口清燉駱駝峰,咂吧咂吧嘴說:「沒什麼好吃的,怎麼有點奶氣味。」小夥子解釋說:「這是駝背上的肉,儲備營養用的,營養多的肉就這樣。」

贊助商鏈接

這下可把於秀麗氣壞了,經理走後,她把小夥子拽到一邊,指著他的鼻子說:「你怎麼忍心騙你媽啊!」小夥子的眼神黯淡下來,把頭轉向窗外,聲音有些發顫地說:「我媽捨不得吃捨不得喝,苦了一輩子,我這次來,就是想讓她嘗一嘗這些稀罕東西。我實在不忍心告訴她真相啊!」

於秀麗心裡一顫,險些落下淚來:: 「這不怪你,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他們給你們上冒牌貨。」

於秀麗跑下樓,找到經理,嘴張了幾次,才吞吞吐吐地說:「經理,給7號打打折好嗎?他們不是有錢人。」經理很意外,看著於秀麗,問:「他們是你的朋友?」

於秀麗搖搖頭。

「是你的熟人?」

於秀麗又搖搖頭。

經理不解地問:「那你為什麼替一個陌生人這麼賣力呢?」

「因為他是個孝子,我們不能昧著良心,賺孝心的錢。我那份提成不要了,請你高抬貴手,多給他們打幾折吧。」於秀麗再也憋不住,把事情一五一十都說了。

贊助商鏈接

經理聽完,眼圈也有點發紅,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拿起筆,寫了幾個字,遞給了於秀麗。於秀麗一看高興得差點蹦起來,上面寫的是:七號,免費。她說了聲,「謝謝經理。」直奔前臺。

來到前臺,於秀麗卻發現小夥子母子倆早就已經走了,桌上放著一千二百元錢,還有一張字條:

不知名的小姐,謝謝你了,你是個好心人,我不想讓你為難。我既然請我媽來吃飯,就能掏得出錢來,孝心不能打折。不管它是真是假,只要我媽媽吃得高興,我就知足了。

從此,於秀麗再也沒執行過『二號選手』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