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贊助商鏈接

 

俗話說「娶了媳婦忘了娘」,此話一點不假。劉家村是南邊的一個小山村,村子裡頭零零散散住著些人家。那個時候,務農的村民還是很多。白天在田地裡忙活,晚間各家串串門,話話家常。聊的深了總會提到那住在村頭的張老爹,有些傷感的農婦都不免流淚一番。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張老爹是村子裡頭唯一一個沒有娶親的男人,年輕時候家裡貧窮的很,沒哪個人家願意把姑娘嫁過來受苦。等家裡稍微寬裕了些,談了個屬意的女子,卻因一個孩子的闖入而徹底斷了心思。張老爹30歲的時候在家門口撿了個棄嬰,就抱回去養了起來,也曾到處找過他的親生父母。無奈幾番折騰一無所獲之後決心自己帶大這個孩子。而曾經那個與他情投意合的姑娘因這個孩子的出現而最終放棄了兩人的愛情,轉嫁他人。

贊助商鏈接

 

張老爹一個大男人就這樣又當爹又當娘地把孩子撫養長大了,還給孩子取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張義。張義自小就與張老爹相依為命,感情還是比較深厚的,隻是大了以後,談了個對象王翠花,慢慢地就變了。原因是這個王翠花嫌棄張義家裡頭窮,看不起他,就一直拖著不願意嫁他。張義就漸漸地埋怨張老爹沒用,不能給他一個體面的家庭,連個媳婦都娶不到手。心裡漸漸生了恨意,後來,兩人雖結了婚,但王翠花表示不願意跟張老爹同住,也不願意呆在一個鍋裡吃飯。可憐張老爹就這麼兩間破敗的小屋,想著不如就分家另過吧。

可這王翠花硬生生地要了兩間屋子,連個廚房角落也不放過,明顯就是逼著自己走啊。張老爹自是明白的,可憐他已是60多歲的人了,能走到哪裡去呢?儘管如此,張老爹還是收拾了衣物獨自離開了家門,再也沒有回來過。村民們幾番尋找終是沒有找到,後來得知是被張義的媳婦給趕出家門的,紛紛跑來罵這個沒有良心的東西。

贊助商鏈接

 

這個張老爹走後,也不想被熟人看到,就到處流浪,起初沿街乞討,靠著好心人的施捨艱難度日。後來在一處山腳下尋了個山洞,洞口僅容一人平躺,這張老爹竟就選了此處作為今後的容身之所,何等淒涼?也不知張老爹是如何想的?當初完全可以趕走張義和王翠花,畢竟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即使趕走了,也是天經地義。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張老爹白日裡去城裡討些吃的喝的,晚間就回了山洞,就著洞口爬進去熟睡。這樣的日子沒多久卻被一條白蛇給徹底擾了清靜。那日,張老爹醒來,發現洞口有隻受傷的小白蛇,張老爹看著小白蛇,喜歡的緊,也不害怕,直接上手抱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既然你我相遇也是緣分,不如留下來,和我同住吧?先給你好好包紮包紮傷口可好?」小白蛇痛苦地搖搖頭,心想「你這個糟蹋老頭,搶了我的地盤,還抱著我,真是噁心死了。要不是我受傷了,我要咬死你。」

贊助商鏈接

 

然而此後,一人一蛇就這麼相安無事地住在這山洞裡,張老爹後來靠著乞討得來的錢買了個鍋和一些碗碟,在山腳下沒事的時候自己煮點東西吃。白蛇每每都會蹭吃蹭喝,後來乾脆沒事就進山捕些小動物,回來讓張老爹煮了給牠吃。張老爹看著它的小身板,著實不知道是怎麼獵的這些動物。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相處久了,兩人有了很多默契,比如張老爹年紀大了,跑不動了,很少去城裡乞討。白蛇就會勤快很多,去山上捕些吃的回來,也會給張老爹取來很多樹枝生火。到了冬天,天氣冷,張老爹穿上許多衣物也不防寒,特別夜間睡在洞裡格外的冷。白蛇用自己的身軀擋住洞口,讓張老爹可以少受點風吹。

贊助商鏈接

 

可張老爹年紀越發大了,扛不住嚴寒,好幾次直接暈倒在地,好久都不能醒過來,都是白蛇相陪左右,用身軀不斷搖醒張老爹。精氣神也大大不如往常的好了,張老爹心裡清楚,這次冬天許是扛不住了,彌留之際特別想那個不孝兒子,想著如果能回去看上一眼,怎麼都值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沒有我的拖累,想必過得不錯吧。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贊助商鏈接

每次想到都老淚縱橫,可如今這樣怎麼回去呢?怕是自己死了也無人知曉吧。想著自己的一生,過得十分苦,不曉得是不是上蒼對他的考驗?亦或是前輩子做錯了事情,這輩子來還債來了。白蛇與老人相處久了,自是知道張老爹身體十分不好,想必時日不長了,十分不捨。

 

是夜,張老爹越發地迷糊了,說著不著邊際地夢話,白蛇心念一動,進了張老爹的夢境當中,得知張老爹的前塵往事,更知曉了張老爹如今的盼望。氣憤那張義狼心狗肺,更想立馬去咬死那狠毒女人王翠花,更不能理解張老爹不僅不怨恨他們,還想在死前見上一面。

白蛇千轉百回,思緒萬千,終是決定了幫張老爹一把,化身女子模樣,將張老爹幻化成虛無放進自己的口袋,騰雲駕霧,轉眼間就到了張老爹家。看著經過一番修葺的屋子如今好看了許多,不似張老爹夢裡的那番破敗摸樣。看來果然是過得很好,站在門前敲了敲門,很快,門開了,一個男人走了出來,看到一名陌生的女子,還十分好看的緊。這等絕色美女,在鄉野山村是很少見到了,不免多看了兩眼,問道,「姑娘,你找誰?我們並不認識吧?」

贊助商鏈接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白蛇幻化的女子自稱蓮花,說道,「大哥,不知可否收留妹子一晚,這一日裡下來,還沒吃上一口飯喝上一口水?」

張義看著她嬌滴滴、惹人憐愛的模樣,突發了善心,說道,「姑娘進來自己進屋裡坐,我給你去鍋上端些飯菜過來。」

蓮花點了點頭,進了屋子,尋著桌角的板凳做了下來,不一會兒,張義就來了,「姑娘快吃,所幸我們一家也是剛剛吃完,還剩了些,就給你端來了。」

贊助商鏈接

 

蓮花也不客氣,就徑自吃了起來,時不時地得了空,問道,「大哥家中還有其他人嗎?」

張義回道,「有的,我妻子正在隔壁的屋子哄著孩子睡覺呢?」你在這邊吃,我先知會了我的妻子。

王翠花得知張義讓個女子進了家門,還願意收留那女子一晚就很不高興,等見了蓮花,驚訝地久久不能言。心裡越發地不安起來,「姑娘,看你穿著打扮都不似平常人家,無緣無故來到此處,我們萬萬不能收留你,你還是趕些走吧。」

 

老翁被不孝子女趕出家門,他與蛇同穴多年,彌留之際竟得白蛇以命相救...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