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叫她放棄學業到麵館打工,拾荒老太一塊錢要碗湯,她自作主張端碗面,從此人生不一樣!

繼母叫她放棄學業到麵館打工,拾荒老太一塊錢要碗湯,她自作主張端碗面,從此人生不一樣!

 

(一)

那年韓香梅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一路飛奔回家,想與爹爹一同分享激動人心的時刻。不料爹跟繼母發生爭執,香梅在門外收住腳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聽聽究竟什麼事情。「你閨女再有出息,可你得看看家裡的條件。哪裡還有多餘的閒錢供她上學!

 

繼母叫她放棄學業到麵館打工,拾荒老太一塊錢要碗湯,她自作主張端碗面,從此人生不一樣!

 

再說她一個女娃早晚得嫁人,兒子以後是給我們養老送終的人,自然是得供著他。」繼母跟爹算了一筆賬,供香梅讀書怎麼算都是賠本的「買賣」。

爹抽著水煙,停下來望著繼母,眼睛早有淚水「說來說去,香梅畢竟不是你親生,所以你的心不會難受。她念書的費用我一人承擔不拿你一份錢。」爹第一次跟繼母這樣說話。以前為家庭和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即使繼母做的再不對,爹也極力忍讓她。「好啊!老頭子!你說到做到!」繼母咬牙切齒,一副你過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的態度,以後互不相欠。

晚上爹拿著香梅的錄取通知書看了又看似寶貝般捨不得放下,笑得合不攏嘴,直誇香梅給他老韓長臉。香梅卻笑不出來,家裡窮!爹的腿有殘疾自己都需要人照顧,如今還要替她的學費發愁。

爹走後繼母來到她的房間。沉默良久她終於開口「香梅,不是我這個當後媽的狠心,你爹的情況你知道,弟弟又尚小,家裡全靠我支撐著。」

 

香梅的家至今還是三十年前的土瓦房,每逢颳風下雨就搖搖欲墜,這些年繼母確實不易,苦撐著貧困的家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媽,您別說了!我曉得怎麼做。」其實不用繼母提醒,她已打算好放棄大學,打工為家裡減輕負擔。繼母總算鬆口氣,放心離開走到門口望望香梅。「媽,對不起你。」

 

繼母叫她放棄學業到麵館打工,拾荒老太一塊錢要碗湯,她自作主張端碗面,從此人生不一樣!

 

(二)

繼母託人給香梅介紹份麵館服務員的工作。香梅初來乍到,善良單純啥事都搶著幹。一些老員工「趁機」欺負她。經常給香梅增加額外的工作,然後三五成群的在旁邊聊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日餐館快打烊時,一個步履闌珊的老太太背著垃圾袋走進餐館。香梅見到後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上前攙扶老太太坐好。老太太頭髮淩亂不堪,渾身散發臭味。在場的老員工忍不住捏鼻子,催促香梅把她轟出去。

 

香梅「充耳不聞」,繼續照顧著老太太。老人從口袋拿出張鄒巴巴的一塊錢交到香梅手上。「姑娘,我只有一塊錢,要碗湯。夠了嗎?」香梅手拿著錢望著老人,回復得有些哽咽。

「夠了!夠了!」老人耳朵不好使又重複一次「姑娘,給我碗湯。」

香梅來到廚房,讓師傅給下碗麵條加肉加雞蛋。老員工阿蘭跟進來。

 

「香梅,快到下班了。我們都急著回去呢!別找事兒,叫老人走!」她給師傅使眼色,師傅站著不肯動手。香梅問阿蘭「你有奶奶嗎?如果她是你奶奶?你會這樣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阿蘭被香梅的話堵住不再吱聲。香梅找食材自己動手下麵條。「這碗面不止一塊錢!」阿蘭提醒香梅。「放心,我來付!」

 

「奶奶,您趁熱吃」老人見是碗面,加肉還有雞蛋連連推掉。「姑娘,我沒有那麼多錢。」香梅耐心地跟她解釋「奶奶,您放心吃,這碗面不要錢。」老人猶豫許久對著香梅耳朵小聲說「好姑娘,謝謝你。」含淚將麵條吃完。

老太太要離去時,香梅趁老人不注意偷偷往她口袋塞了一百元錢。

 

繼母叫她放棄學業到麵館打工,拾荒老太一塊錢要碗湯,她自作主張端碗面,從此人生不一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

老人離開麵館後,香梅一直懊悔。老人估計有八十歲高齡行動又如此不便,如果當晚送她回家就好了。時隔半年,香梅日日牽掛老人。

一日傍晚,麵館門前停了部黑色豪車。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攙扶著一老人走進麵館。是個有錢的主顧兒,服務員們爭先恐後巴結,忙活完的香梅走入大廳,中年男人身旁的老人眼睛充滿驚喜,顧不得行動不便,急忙要站起來「是她!

 

兒子,是那個好心的姑娘!」

「娘,您坐著」男人來到香梅身邊。「姑娘,我娘要見你,不知道可以嗎?」男人紳士地邀請香梅。雖然老人與半年前的著裝不太相同,香梅還是一眼就認出她!脫口「奶奶」。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