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 闆 娘 經 常 被 乞 丐 糾 纏,丈 夫 一 氣 之 下 暴 打 乞 丐,當 她 看 到 乞 丐 屍 體 時...

老 闆 娘 經 常 被 乞 丐 糾 纏,丈 夫 一 氣 之 下 暴 打 乞 丐,當 她 看 到 乞 丐 屍 體 時...

老 闆 娘 經 常 被 乞 丐 糾 纏,丈 夫 一 氣 之 下 暴 打 乞 丐,當 她 看 到 乞 丐 屍 體 時...

 

「撒手,快給我撒手,你個老不死的快給我滾遠點,別耽誤老娘做生意。」飯店老闆娘氣急敗壞的叫駡著。

她很不高興,因為自己的店鋪門口一個蓬頭垢面,穿著破破爛爛衣服的老頭正扒住門檻不放,旁邊還放著一個破碗,裡面有幾個硬幣。

贊助商鏈接

這個老乞丐在這條街上要飯已經好幾天了,他的眼神渾濁,臉上總是髒兮兮的,嘴角的胡茬上還沾著一點油漬,也不知道是在哪弄了口吃的,吃完了連嘴都不擦。

 

黑不溜秋的衣服早已經看不出原先的樣子,而且到處都是破洞。 

他的頭髮花白,亂糟糟的,嘴裡一直念叨著,「我錯了,原諒我吧。」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老闆娘好不容易把門關上,想著老乞丐能離開。沒想到老乞丐也許是累了,竟然就跪坐在飯店正前方的臺階上,面向著行人乞討。

 

老 闆 娘 經 常 被 乞 丐 糾 纏,丈 夫 一 氣 之 下 暴 打 乞 丐,當 她 看 到 乞 丐 屍 體 時...

 

老闆娘臉色很不好,他擋在飯店門口哪會有客人願意進來,於是又打開飯店門,罵罵咧咧的,「該死的要飯的,別在我的飯店門口要飯,要死死到一邊去,老娘的財運都被你給擋住了。 」

贊助商鏈接

聽到老闆娘又開始扯著嗓子叫駡,旁邊幾個店鋪的老闆竟然暗自偷笑。因為老乞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每天就喜歡在她的飯店門口晃悠,老闆娘不厭其煩,可就是沒辦法把他攆走。

晚上,老闆娘躺在床上,和老公抱怨著老乞丐的事情。她的老公是一名出租車司機,每天早出晚歸的,平時根本不關心飯店的事。

 

他性子很急,一聽老婆說飯店被乞丐侵擾,立馬火大,「啥?老乞丐?你放心吧老婆,明天我找幾個朋友揍他一頓,他就不敢再在飯店門口出現了。 」

「啊?打人啊?這樣不太好吧。」老闆娘有些猶豫。她雖然每天都對那個乞丐罵罵咧咧的,但找人打他還是有些猶豫。

老公翻了個身,胳膊摟住老闆娘,手上摸摸索索的,「沒事,不就一個乞丐嘛,打死都沒事。」

 

「你下手輕點啊,別鬧出人命了。 」「哎呀,我知道了,你甭管了。」老闆娘猶豫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贊助商鏈接

第二天,老公找了幾個開出租的朋友,平時都是一塊喝酒打牌的,關係極好。他們來到飯店門口,果然看到老乞丐還在那裡。他一下子火就上來了,「哥幾個,給我上,一會兒我請大家喝酒。 」

「好嘞,哥。」說著,幾個年輕人就沖上去對著乞丐一頓拳打腳踢。老乞丐抱著頭,在地上連連求饒,可是他們卻不為所動,繼續毒打。

 

好在他們下手還算知道分寸,並沒有攻擊要害,老乞丐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斷幾根肋骨是少不了的了。

「聽著,以後要飯去別的地方要,再出現在這裡,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聽到沒?哥幾個,走。」他說完,領著他們幾個離開了。

 

老 闆 娘 經 常 被 乞 丐 糾 纏,丈 夫 一 氣 之 下 暴 打 乞 丐,當 她 看 到 乞 丐 屍 體 時...
贊助商鏈接

 

飯店裡面,老闆娘關著門,看著老乞丐被打,心裡別提多痛快了。旁邊店鋪的人認識老闆娘的老公,知道他在為自己女人出頭。

但是看著老乞丐被打,卻沒一個人出來阻止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更何況他們也討厭這個老乞丐呢。

 

老乞丐一個人在地上趴了半天,才勉強靠著樹坐了起來。他的嘴角有一絲血跡,嘴裡不停的咳嗽,肋骨斷了一根,疼的厲害。

沒有人注意到,老乞丐被打之後,臉上沒有一絲憤怒,反倒舒緩了很多。他渾濁的眼睛看著老闆娘的飯店,眼神直勾勾的,恍若無神,又像是一種解脫。

 

老乞丐拖著殘敗的身體,勉強站了起來。他的破碗在剛剛已經被打碎了,幾個硬幣無力的躺在地上,等著它們的主人把它撿起。

可是老乞丐卻並沒有撿,而是一個人一步一挪的走著,彷彿根本沒看到硬幣一樣。他慢慢走著,離開了這個街邊,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裡……

贊助商鏈接

這幾天老闆娘很高興,那個老乞丐終於不再出現了。她一邊擦著桌子,一邊招呼著客人,嘴裡還哼著歌兒。

 

 

正在這時,飯店的門被推開,兩個員警走了進來。飯店裡的客人都停下了筷子,老闆娘也不明所以,飯店內陷入沉寂。

「你好,請問你是劉春花嗎?」

「啊,我是,請問兩位員警同誌有什麼事嗎?」老闆娘很緊張,她突然想到那個被打的老乞丐。

「是這樣,我們想瞭解一下您家人的情況,請問現在方便嗎?」

老闆娘鬆了一口氣,不是因為打人的事情就好。「好,我們到裡屋說吧。」

 

說著,員警跟著老闆娘來到裡屋。「是這樣,我們想問一下關於你父親劉愛國的事情。」

贊助商鏈接

老闆娘一聽到「劉愛國」這個名字,頓時激動起來,「我不是他女兒,我沒有他這個父親」,老闆娘眼角含淚,激動的說,「我十三歲就被他賣了。」

兩個員警對視一眼,不知道她什麼意思。

「他那時候天天就知道賭,把家裡的錢輸光了,把家裡的房子輸掉了。我母親跟他離婚了,可他還繼續賭,最後實在沒東西可輸了,竟然把我過繼到一對沒有孩子的老夫妻家,換了點錢,然後一個人跑了。

 

你們說,他是個父親嗎?他配嗎?」老闆娘越說越激動,淚水不住的流下,她想忘記這段往事,可是又怎麼能夠忘記。

員警點了點頭,「你的境遇我們很同情,但是從法律的角度上講他還是你父親。」

老闆娘擦了擦淚水,「你們先說吧,找我什麼事。」

「三天前城東河打撈上來一具老人的屍 體,男性,經鑒定他就是你的父親劉愛國。我們想請你去認一下。」

贊助商鏈接

 

「哦,知道了。」老闆娘應了一下,情緒很低落,面無表情。

第二天,她和員警來到停屍房,打開門的一霎那,她看到檯子上躺著一具屍體。他穿著一件黑不溜秋的衣服,白花花的頭髮,亂糟糟的,正是消失多日的老乞丐。

員警在旁邊說,「有目擊者看到死者前一天晚上出現在城東河邊,看樣子應該是一名乞討者,可是卻神情沒落,也不見他向行人乞討。

第二天就發現了他的屍體,我們猜測他是投河自殺,原因不明。你看一下,他是劉愛國嗎?」

 

老闆娘看了眼老乞丐的屍體,終於明白了他為什麼每天都在自己的飯店外面徘徊。他在贖罪,他想陪著自己的女兒,但他卻沒臉相認。

所以即使被罵、被打他都沒說一句話,而是選擇一個人離開了這個世界。他知道女兒過得很幸福,他就放心了!

 

贊助商鏈接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