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努力掙錢買的房子,弟弟結婚,父母向我要錢讓我把房子賣了

我生長在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農村家庭,我是姐姐,底下有個小我四歲的弟弟。從小到大我沒感受過任何的家庭溫暖。在我有力氣扛起鋤頭的時候,每天放學便背起簍子去打豬草;在弟弟跟村裡小夥伴追逐嬉戲的時候,我卻要牽著牛往野外放。家裡所有的零食,新衣服都是為弟弟準備的,而我能穿從親戚那裡要過來的舊衣服站在一旁眼饞。我羨慕天上自由飛翔的小鳥,,我嚮往著有一天能努力給自己爭取想要的一切。當我從老師那裡聽到「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以後,我便像看到了曙光,於是我努力學習,努力的想要改變我的命運。

我自己努力掙錢買的房子,弟弟結婚,父母向我要錢讓我把房子賣了

 

初中畢業以後,我以優異的成績迎來了市重點高中的錄取通知書。我的父母卻以「沒經濟條件,」「家裡需要勞動力」「女孩子沒必要讀那麼多書」為由要求我停學。幸好我的初中班主任來家訪勸說,市裡的重點高中也答應了減免我的一半學雜費,在我下跪承諾只要讓我讀書,以後有出息了我一定會回報他們,父母最終妥協了。三年高中生涯結束,我的努力換來了省重點的本科錄取通知書,而此時,我的好弟弟卻因為在學校打架被勸退了,我的父母為了怕他學壞便花了不少錢把他送進了市裡的一間技校。為此,我申請了助學貸款上的大學,而我的生活費也是靠自己勤工儉學和暑假做兼職得來的。

贊助商鏈接

如今畢業五年,我已經在這個二線城市打拚出了一小方屬於自己的事業天地。我不愛回家,因為每次回去,父母總以各種理由跟我要錢,其實每個月我都會給他們打一筆錢回去的,從最初的800到現在的三千。而我自己在積攢了一部分錢以後,也在這個城市首付了一套40房左右的單身公寓,也算是讓漂泊的自己有個可以停靠的地方。

我自己努力掙錢買的房子,弟弟結婚,父母向我要錢讓我把房子賣了

 

可是就在我搬進這新房子不到兩個月,我的父母不知道從哪裡得知我買房子的消息。兩老人竟帶著我弟怒氣沖沖的趕了出來。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說弟弟談了對象要結婚,要我給三十萬,沒錢就把房子賣了。我當然拒絕,可父母竟然搬出我當年下跪時的承諾。看到他們一副討債的模樣,那一刻我徹底心寒了。

贊助商鏈接
我自己努力掙錢買的房子,弟弟結婚,父母向我要錢讓我把房子賣了

 

最後,我把房子賣了,當我把三十萬交到他們手上的時候,我說這是你們要的回報,而我從此以後再也不會踏進這個家門半步。回去以後,我把工作辭了,到了一個他們找不到的城市。我知道血緣在我無法真正的擺脫他們,可是起碼這一刻我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