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我叫小香,我娘家世代都是農民,我有一個哥哥,比我大十歲,初中畢業外地打工,不常回家,所以我在家就像獨生女一樣,又因我從小體弱多病,爸媽為我操了不少心,非常的疼愛,也算是嬌生慣養。

我和丈夫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兩家離得比較遠。剛談論這門親事時,我媽打聽到丈夫上面有三個姐姐,就擔心我嫁過去後會受氣,不同意,對我說:他家肯定重男輕女,不然不會有這麼多子女,有三個大姑姐關係很難處的;同時現在國家只讓要一個孩子,你嫁過去以後,萬一生個女孩,你的日子就不好過了。我當時還笑話我媽想的太多,覺得丈夫長得英俊帥氣,說話風趣幽默,是個值得託付的人。我媽見拗不過我也就勉強同意了。

贊助商鏈接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等我嫁過來以後,才漸漸地了解到這個家的一些事。三個大姑姐中,最大的比老公大十七歲,跟我媽小不了幾歲。因為大姑姐是家中的長女,所以公婆就把她當男孩子培養,當她長到十幾歲時,就把家裡的大事小事交給她去處理。有的鄰居見她們家只有女孩子想欺負,被她打的落荒而逃,她也落下了個"假小子"的名聲。三個大姑姐年齡差不了幾歲,本來公婆身體都不好,想要三個女兒就行了,可是農村的農活重,家裡沒有個男勞力有些事情還真是不好弄,另外是每每出門都會被村裡人說是絕戶,所以婆婆才會有再要一個孩子的想法,那年大姑姐已經十七歲了,所以當我丈夫出生時,大部分時間是我大姑姐照顧,對待這個親弟弟就像對待自己的兒子一樣。

慢慢的三個大姑姐分別都出嫁了。公婆為了把她留在身邊好有個幫手,就把她嫁在了同村,一個在村東頭,一個在村西頭,走路回娘家也用不了5分鐘。只因大姑姐住的近,所以家裡大小事都是她張羅。大姑姐夫為人忠厚老實,家裡的事全部是大姑姐說了算,所以姐夫也經常兩家忙活。另外兩個大姑姐嫁的比較遠,平時也不怎麼回家。

贊助商鏈接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我剛結婚時,大姑姐就對我倆說過你們現在已經結婚,爸媽就交給你們啦,我是時候退出了。公婆叫我們出去自己單過,我倆同意,畢竟剛結婚想要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天地。好日子沒過幾個月,我懷孕了,孕期反應很厲害,丈夫又不會侍候人,不得已又回到公婆家啃老。我和丈夫結婚後,跟婆婆一起過,大姑姐只是在農忙時過來幫忙,平時來的相對少了些。

我生兒子時婆婆已經七十多了,大姑姐的孩子們都已經上了大學,所以住院期間是大姑姐和我媽兩個人忙活,出院後,大姑姐更是把我當親閨女似的侍候,又出錢又出力,為此我對大姑姐很感激。

日子一天過去了,我越來越覺得丈夫沒有主見,家裡只要有點事,他就會跑到大姑姐家討主意,我為此也跟他吵過鬧過,我說,你都成家了,凡事自己想辦法解決,不要總想著求別人,再說,大姑姐家裡也一大堆事呢,別再去麻煩她。丈夫答應著,但最後轉轉悠悠,還是去大姑姐家商量討主意。這一切在大姑姐看來是那麼的自然而然,在丈夫看來又是那麼的理所應當。大姑姐的公婆對此很有看法,連姐夫和孩子也對大姑姐不滿意,姐夫為此還跟她鬧過離婚。其實大姑姐不是沒想過不管,但架不住弟弟的三句好話。

贊助商鏈接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我和公婆住的是家裡的老宅子,有一年夏天狂風暴雨,房頂漏雨,偏房塌了。我說不如趁此機會翻蓋翻蓋房子,讓公婆也住住新房。丈夫和公婆商量,他們也同意。在農村蓋房子可是個大事,又是磚瓦又是沙子水泥木頭等等,我說找到木匠瓦匠師傅給咱計劃計劃算算,咱到時聽著拿錢就是了。丈夫這下可愁壞了,他哪裡管過這麼大的事,吃不好睡不著,六神無主,又去找大姑姐說,結果大姑姐把我們安置到她家,她和姐夫張羅著給蓋好了,在她家前後住了好幾個月。

後來婆婆生病住院,三個姑姐都在醫院侍候,基本上不用我倆操心,丈夫也只是睌上到醫院裡守個夜。我媽說,本以為有三個大姑姐會受氣,沒想到我閨女這麼有福氣,攤上這麼個好人家,你得好好孝敬你公婆,也好好謝謝你大姑姐。

贊助商鏈接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公婆相繼去世了,我也從小香變成大香現在已經是老香了。按理說大姑姐的任務也完成了,該歇歇了,可我們的兒子也長大了,也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了,丈夫又開始愁了。這些年說實話家裡什麼事也不用我們操心,我們倆依賴慣了。丈夫還是忘不了上大姑姐家跑,:姐,你看小香啥事也不會幹,你就幫幫我唄!丈夫既會跟大姑姐耍賴,又會哄大姑姐高興,大姑姐又開始給我們張羅起來了。我對大姑姐說,你該歇歇了,不用管你弟弟的事了,他都快五十歲的人了,還跟長不大的孩子似的,逼逼他讓他自己去辦。大姑姐總是笑笑說:唉!誰讓他是我弟弟呢?誰讓你姐夫和我弟弟兩個大男人是兩個大慫包呢,整天讓個娘們出頭露面。有人說:有一種傷害叫「無微不至",我們並不覺得,繼續享受著大姑姐的這種愛,這種無微不至的關心。

贊助商鏈接

這天有人給我兒子介紹了個對象,結果女方來村裡打聽,村裡的人要麼說:噢,他家呀,呵呵……;要麼說:他們兩口可懶了,分明就是兩個寄生蟲;還有人說:他爸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甚至有人說我倆是無賴。直到這時我才如夢方醒,才體會到大姑姐對我們的這種愛確實是一種傷害,還波及到了兒子。我對兒子說:你爸你媽已經這樣了,也改不了了,你不要指望我們,以後靠你自己吧。

求求你大姑姐,別再這樣傷害我們了好嗎

 

現在大姑姐已經七十多歲了,到了該頤養天年享清福的年紀了,我們倆依賴了大姑姐一輩子,我們現在近五十歲,是到了該獨立的時候了,可我們能做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