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女兒回家看望母親,晚上聽到去世多年的父親說:女兒,快跑!

帶著女兒回家看望母親,晚上聽到去世多年的父親說:女兒,快跑!

小芸是個遠嫁的姑娘,她和老公是通過網絡認識的,兩個人就這樣隔著手機聊了一年多,越聊越是覺得情投意合,後來就在現實生活中見了面,很快就陷入了愛河。

那時候父親還在。小芸是獨生女,從小到大都沒受過什麼苦,父親更是對她疼愛有加,捨不得打捨不得罵,可是八年前父親心臟病復發去世了,走的很突然,那時小芸結婚的第三年。

當初小芸的父母是不同意這門婚事的,對方是外地的,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的那麼遠,怕女兒遠嫁後沒有依靠,他們希望女兒找個本地的。可是小芸正在熱戀中,根本聽不進去父母的勸,執意要嫁。最後,父母雖然捨不得,但還是同意了。

贊助商鏈接
帶著女兒回家看望母親,晚上聽到去世多年的父親說:女兒,快跑!

剛結婚的時候,他們小兩口過的還是挺幸福的,可是後來,慢慢就變了,懷孕以後,小芸孕吐嚴重加上貧血,就辭掉了工作在家裡養胎。後來孩子出生了,小芸又要帶孩子,於是就成了家庭主婦。

老公開始嫌棄小芸不懂得穿衣打扮,嫌棄小芸臉上的雀斑,嫌棄小芸肚子上的贅肉,他回來的時間越來越晚,後來甚至經常在外面通宵打牌。

越賭越大,越輸越賭,老公經常把工資輸光,對小芸和女兒更是不聞不問,那時候女兒還很小,婆婆重男輕女,不肯幫她帶孩子,小芸只能靠著出嫁前父親偷偷給她的那張存款過日子。

老公的脾氣越來越差,經常喝醉酒回來摔東西,後來發展到開始動手打小芸,每次酒醒以後再跟小芸道歉,保證下次不再動手。然後喝醉後繼續打小芸,酒醒後繼續道歉保證。一次又一次,小芸對他徹底失望了。小芸知道,那個曾經說會疼愛自己一輩子的男人已經消失了。

贊助商鏈接
帶著女兒回家看望母親,晚上聽到去世多年的父親說:女兒,快跑!

父親去世以後,母親一個人生活在老家,母親每次打電話來,小芸都是報喜不報憂,說自己過的很好。以前那個被父母嬌慣長大的姑娘,早已學會了隱忍。

在老公又一次的家暴下,傷心欲絕的小芸帶著女兒回了老家,母親得知女兒和外孫女回家,特別高興,做了許多小芸出嫁前愛吃的菜。晚飯過後,小芸和母親聊了一會,就帶著女兒回屋休息了,夜裡半睡半醒間看到了自己去世多年的父親,夢到父親給自己買新裙子,夢到父親帶著她到處去玩,到後來讀大學,談戀愛,到結婚,還夢到了老公對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家暴。最後,夢到父親說:「女兒,你快跑啊,快跑!」小芸突然醒了,原來自己在做夢,但夢裡父親的聲音是那樣的真實。一連幾天,小芸都夢到了自己的父親,只是父親沒有再說話,只是慈愛的看著她。

贊助商鏈接
帶著女兒回家看望母親,晚上聽到去世多年的父親說:女兒,快跑!

小芸想,她能瞞得了母親,但瞞不過父親,父親一直在天上看著自己呢,父親知道她過得苦,所以讓她快跑。

後來小芸回了家,老公一點也沒改變,依然喝酒、賭博、打自己。這次沒有再猶豫,小芸堅定地選擇了離婚。雖然離婚過程不順利,但最終女兒的撫養權還是歸了小芸,從法院出來以後,小芸頓時覺得一陣輕鬆。這段婚姻讓小芸明白了一個道理:婚姻不是一味的遷就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