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我出生在偏僻的農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自小失去父愛的我,卻並不招母親喜歡,因為在我的眼中,母親是一個重男輕女思想非常嚴重的農村婦女。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我有一個哥哥叫張順,比我大2歲,我童年裡所有的記憶,似乎都是母親對哥哥的好,而對於我這個女兒,母親總是視而不見。母親弄到了好吃的總是先想到哥哥,那個時候家裡窮,幾乎沒有什麼好吃的,但母親每天總會煮上一個雞蛋偷偷的塞到哥哥手裡,還交待哥哥別讓我看到了。實際上哥哥特別疼愛我這個妹妹,母親給他的食物,他總是偷偷分我一半。

贊助商鏈接

隨著我和哥哥上學,家裡的經濟更加拮据。那個時候奶奶還活著,因為中風癱瘓在床,母親每天忙裡忙外,既要照顧奶奶又要照顧我們兩個孩子,還要到地里幹活兒,在我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母親就讓我輟學回家幫忙打理家務。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母親的決定讓我痛哭流涕,我眼巴巴的望著哥哥,我知道哥哥只要替我求情,母親準會答應。果然,哥哥跪在母親面前說,讓妹妹讀書他回家幫忙。母親一聽,頭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說,男子漢要多讀些書今後才有出息,女娃認識幾個字就可以了。哥哥就說如果妹妹不讀書了,他也不會再上學了,最終母親才同意我繼續上學。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贊助商鏈接

為了緩解家庭經濟壓力,我和哥哥利用課間時間四處撿廢品賣,放學之後,我也不敢多在外停留,總是匆匆趕回家幫母親幹家務活兒,照顧癱瘓的奶奶,有時候家裡實在忙不過來,就請假幫母親。儘管我的學習時間少,但我讀書很用功,成績一直不錯。

讀完了小學,母親又要讓我輟學,哥哥又替我求情,但母親這一次無路不想讓我再讀了。哥哥就跑到學校去,找我的班主任老師,老師過來勸我母親,老師好說歹說,還告訴我母親以後我讀書的費用不用母親出一分錢,母親這才答應。

老師告訴我,只要我的學習成績好,學校就可以免收我的一切學習費用,於是我比平日更加努力。初中三年每次大考都是第一名,中考之後,我被縣城裡幾所重點高中搶著要,市二中甚至開出免收一切學習費用,提供單獨學生公寓和獎勵5000塊錢優厚條件,於是我選擇了讀二中。

贊助商鏈接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哥哥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在城裡打零工,每天早出晚歸十分辛苦。我選擇二中後,就和哥哥一起住在學生公寓里,每個周末才回家一趟。哥哥白天在城裡打工,晚上給我做好吃的,高中三年哥哥一直陪著我。高考之後,我沒有任何意外的考上南方的一所重點大學,可是面對幾千塊的學費,母親卻為難了,我甚至猜想母親可能又不會讓我讀下去。

果然在臨近開學時,母親再次勸我放棄讀書,家裡早已負擔不起了,而且再過兩年哥哥要娶媳婦,到時候要蓋房子、要給女方彩禮,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哥哥的勸說也沒有阻擋母親讓我輟學的腳步,母親鐵定心要我出去打工,甚至對我說一年不掙幾萬塊錢就別回家。

贊助商鏈接

母親的話讓我痛哭流涕,努力奮鬥了多年,眼看就要看到曙光,母親卻又拉我的後腿,我心裡就在想,我到底是不是母親親生的?

我最終不得不向母親低頭,決定外出打工掙錢,我甚至都想好了,以後無論掙不掙到錢,都不會再回這個家。哥哥說服了母親,陪我一起外出打工,於是我們一起來到了南方,我沒有想到的是,哥哥直接把我送到大學,塞給我1萬塊錢,讓我好好讀書,以後的費用他幫我掙。

此後幾年,我順利讀完大學,畢業後留在了南方這個都市打拚,當了一名白領,後來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在南方成家定居。哥哥依然四處打工做苦力,掙些辛苦錢,不過我一直沒有忘記這麼多年默默幫助我的哥哥,每年總不定期的給他一些錢。

哥哥結婚後就沒有再到南方來,而是留在了農村老家,照顧嫂子生孩子。他們一連生了三個女兒,聽哥哥說母親想要個孫子,他們還考慮生第四個,我就嗤之以鼻,沒想到母親這些年重男輕女的思想依然沒有變。

贊助商鏈接

嫂子最終生下了5朵金花,聽哥哥說母親看見第5個孩子又是一個丫頭片子時,竟暈倒了。送到醫院一檢查,查出了癌症。獲悉母親患癌的消息,我卻不悲傷,自從我讀大學那年,就再沒有回過老家,即便我結婚生子都沒有告訴母親,因為我打心底里恨她。

母親重男輕女,哥哥卻瞞著母親一直幫我,母親臨終才揭開一段隱情

母親從被檢查患上癌症後,病情迅速惡化。那天哥哥給我打電話說母親恐怕不行了,讓我無論如何回家見母親最後一面。我沒有讓丈夫、孩子同行,一個人坐上火車回到家鄉的縣城,在市一醫院見到病入膏肓的母親。

母親靠在床頭上,讓哥哥嫂子出了病房,我知道母親可能有什麼話要對我說,果然在哥哥嫂子出去之後,母親告訴了我一段隱情。

贊助商鏈接

從母親斷斷續續的敘述中,我才知道哥哥並非是母親親生的,而是一個曾經對父母有恩人家的兒子,哥哥的親生父母早年遭遇不測。母親希望對哥哥好點兒,以償還當年恩情,所以,當家庭條件非常困難的時候,她不忍心看到哥哥受苦受累,才一而再的勸我放棄學業。母親說一開始她就錯了,不該為了哥哥而忽略了我……

母親說完這些話,我沒有去安撫她,即便她是將死之人,我也不想說出已原諒她的違心話,但是我答應了母親,不會把哥哥的身世告訴他,畢竟在我心裡,哥哥比我的親人還要親,以後我依然會儘自己的力量幫助哥哥……

圖片來自網絡,圖文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