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合不合適】,就看這一件事。

分享快樂 | 2017-10-23| 檢舉

01:世上最奢侈的人,是肯花時間陪你無聊的人。

某個作家說過:

世上最奢侈的人,是肯花時間陪你的人。誰的時間都有價值,把時間分給了你,就等於把自己的世界分給了你。

一個吃完飯陪你散步的人,和一個吃完飯就躺在沙發上,自顧自看電視的人,你選哪一個?

一個周末跟你去菜市場買菜,回來一起做飯的人,和一個周末就去找朋友吃飯聚會的人,你選哪一個?

一個可以花一下午的時間,陪你在微信上斗圖鬥嘴的人,和一個覺得表情包對話是浪費時間的人,你選哪一個?

相信很多人,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

一個愛你的人是隨時隨地都想陪著你,哪怕在一起無所事事。

愛情到最後,褪去了激情和波瀾壯闊,其實就是平淡,就是兩個人說些無聊的話,做些無聊的事。

肯花時間陪你無聊,陪你虛度時間的人,才是那個能陪你走過萬水千山,走到最後的,適合你的人。

02: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無聊也會變得有意義

周末去閨蜜家吃飯,她家裡有一堵照片,掛著她拍的各種風景人物照。

「這個石頭我超級喜歡,我在河邊找了一個下午才找到的。」閨蜜指著牆上一張心形鵝卵石的照片笑著道。

「你也太無聊了吧,花一個下午的時間去找石頭?」

「其實我也覺得很無聊,可是和老李一起,卻也不覺得無聊。」老李是閨蜜的男朋友。 

接著,閨蜜就跟我說了,她和老李的「無聊之旅」。

本來她是要和老李去公園賞花的,結果卻被河邊形狀各異的鵝卵石吸引,一時興起,就開始蹲下來找好看的石頭。看她找得開心,老李索性也蹲下來陪她一起找。

「老李。你看這塊石頭,像不像腳丫子?」

「我剛才還看到一個像腳掌的石頭,這兩個一起可以湊一對了。」

「代雲(閨蜜的名字),找到一塊像雲的石頭,送你了。」

「哇,真的好像啊,謝啦。」

 

「不是有好多人在石頭上畫畫嘛,回去我們也試試。」

「嗯,只要不畫我,你畫什麼都可以。上次你畫的我,連我媽都沒認出來。」

「老李,這個心形石頭超級好看,我把心送給你。」

「你這是向我表白嗎?」

 

「對啊,收了我的石頭,這輩子你就是我的人了。」

「好。」

 

兩個人就這樣在河邊,「無聊」地找石頭找了一個下午,但卻絲毫不覺得無聊,反而透著點甜滋滋的味道。

 

對於兩個喜歡的人而言,有人牽著,去哪裡都可以;有人回應著,說什麼也可以。

 

因為那是兩個人的事情,就算再無聊,也會變得很幸福。

《平如美棠》里,平如老爺爺用畫筆記錄下和老伴美棠的日常,印象很深的一個畫面是,兩個人買菜回來,一同在房間裡剝毛豆子,聊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一個上午就這麼慢悠悠的過去了。

無聊嗎?挺無聊的。

幸福嗎?但很幸福。

正如平如老爺爺說:「我倆過著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03:我想和你虛度時光

小時候經常去舅舅家吃飯,飯桌上總能聽到舅舅和舅媽絮絮叨叨聊天,大多數都是無意義的日常。

飯菜咸了,明天要變天了,院子裡的花開了,哪個親戚家的孩子取得了好成績......

這些無聊的聊天內容,談了一年又一年,但每次都能引來兩人的各種歡笑感慨。

吃完飯,舅舅坐在椅子上看報,舅媽就靠在沙發上織毛衣,看舅舅水杯里的水快沒了,舅媽總會提前放下毛衣,為舅舅滿上。隨後兩人相視一笑的畫面,至今仍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這是多麼舒服的狀態,不需要燭光晚餐,鮮花誓言,和喜歡的人,做一些似乎無聊的事情,就足夠溫暖。

【兩個人合不合適】,就看這一件事。

04:那個可以和你終老的人 

我們最怕一生孤獨,我們最怕無人相知。一個能一起吃飯的人,是最長情的陪伴,一個能聊得來的人,是最好的知己。

尼采曾說:「婚姻生活猶如長期的對話——當你要邁進婚姻生活時,一定要先這樣反問自己——你是否能和這位女子在白頭偕老時,仍談笑風生?

婚姻生活的其餘一切,都是短暫的,在一起的大部分時光,都是在對話中度過的。」

所以,找一個能一起吃飯、聊天的人吧,這是婚姻的最高境界,也是最務實的需求。

要不然我們日日相對,夜夜同眠,憑什麼打發時光,又怎麼排遣鬱悶。

晚上,照舊散步。月影交錯的小花園裡,有一女子拉著男人的手,一雙臉仰起來,天南地北,英雄美人,有說不完的話。

月色落進她的眼眸里,泛著柔軟天真的光,他痴痴地看著她,被她的笑語牽引到遙遠的喧囂之外。

心都要化了。不禁藉此想像開來——一個叫做妻子的女人,洗手羹湯,一個叫做丈夫的男人,熟稔地從櫃櫥里拿出圍裙,輕輕為她繫上,她回頭對他一笑,什麼都沒說,又什麼都說了。

是誰來自山川湖海,卻囿於晝夜、廚房與愛。是誰跨過人來人往,卻耽於晝夜、談笑與愛。

原來,愛是一起吃很多很多的飯,說很多很多的話,把一個又一個無聊睡過去。

來源:m.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