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老公坐著不發動攻勢!我喊了他,結果轉過頭竟是「智障大哥」!我氣得要逃出去,沒想到門被鎖起來!於是哭喊一夜之後,做下

廖展哥 | 2017-05-19| 檢舉

秦薇和肖遠是大學戀人,彼此感情一直很好,兩人商量著畢業後就結婚。大四畢業前夕,肖遠回農村老家遷戶口,特地將秦薇帶回家給年邁的父母看。

一路上,秦薇都膽戰心驚,生怕肖遠的爸媽不喜歡自己。

肖遠看出了秦薇的擔憂,笑哈哈地安慰道:「都說醜媳婦要見公婆,何況咱媳婦長得這麼漂亮,如花似玉,還怕啥?」

「去你的。」秦薇佯裝嗔怒。

肖遠的老家在一個偏僻、落後的小村莊里,那裡的村民幾乎世代為農。肖遠是他們村裡唯一一個考上大學、跳出農門、改變命運的人,因此肖遠是全村人的驕傲,肖遠的父母也時時刻刻覺得臉上有光。

然而在肖遠父母的心中,有一個難以和外人言說的痛楚。那就是大兒子,肖遠的哥哥肖靖,小時候因為發高燒,沒錢醫治,結果落下個癡呆症,反應有些遲鈍。儘管從外表上看,肖靖高高瘦瘦,長相俊朗,但他的心理年齡,始終還是像一個孩子那樣,天真無比。這和聰明上進的肖遠相比,真是一個天一個地,為此父母的心理落差極大。

尤其兩位兩人見到了肖遠的女友秦薇後,高興之餘,更隱隱地為肖靖擔憂。肖靖今年33了,但婚事一直無法著落。而肖遠年僅24歲,眼看就要成家立業了,兄弟倆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喜憂參半的父母沒有發現肖靖微妙的心理變化。

當第一眼看到秦薇時,肖靖的心裡砰地一聲,彷彿有根弦被撥動了。這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有著一頭烏黑的長發,身上更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高貴氣質。肖靖不知道,這是愛情來了,他只單純地知道,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這麼好看的女子。

當他目不轉睛地盯著秦薇時,秦薇的臉不自覺地紅了,彷彿素夏的風,攜來天上的一抹紅雲,更顯嫵媚動人。

肖遠看見肖靖這樣,也不吃醋,他知道哥哥一貫如此看人,更何況,哥哥沒有絲毫的威脅力和競爭力。

就這樣,天生麗質難自棄的秦薇輕輕鬆鬆地獲得了肖家人的喜愛。

而肖靖,此時也在父母的安排下,和同村的一個大齡女子見面相親。事與願違,回家後,肖靖告訴父母,自己不喜歡那個女子。

肖父嗤地一笑:「傻孩子,你還懂什麼叫喜歡啊?」

肖靖沒有應答。

肖母在一旁詢問:「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子?」

「像秦薇那樣的就好。」半天,肖靖幽幽地說道。

「像秦薇那樣?」肖父勃然大怒,「你這傻小子,還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肖靖生怕父親動手,一溜煙跑了。

可這門婚事,依然沒成。同村的那名大齡剩女,並不喜歡肖靖,在和肖靖見面後的第二天,就外出打工了。也對,誰會願意嫁一個傻子?

肖母為這事,難過地直抹眼淚。

值得安慰的是,肖遠很快就畢業了,而且和秦薇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送彩禮、擇日子,就差將新娘娶進門了。

雖說肖家不富裕,但秦薇並不嫌棄。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現實的女子,她愛肖遠,這輩子要和他恩恩愛愛,白頭到老。其他的,她並無多想。

然而就在秦薇滿懷歡喜地準備婚禮時,她並不知道,肖遠的父母正在背著所有人,策劃一個不為人知的陰謀。

原來,肖母得知肖靖喜歡秦薇時,就和肖父商量,看能不能使用掉包計,讓肖靖成為新郎。

肖父聽後不同意,肖母勸說:「以肖遠的條件,要找什麼樣的女子都行,可肖靖就沒辦法了,沒人願意嫁給一個傻子,我看只有犧牲秦薇,才不會讓肖靖打一輩子光棍。」

「不只犧牲秦薇,你還犧牲了肖遠啊。」肖父痛心疾首,「肖遠也是你的兒子。」

「他們都是我的兒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但肖遠和肖靖沒有可比性,肖遠是正常人,他能掌控自己的幸福,可肖靖,如果錯過了這一次,這一生或許就徹底完了。」

肖母的一席話讓肖父沉思了許久,終於改變了想法。

結婚那天,喜氣盈門,賓客滿座。肖遠拉著秦薇的手,一個勁地向來賓敬酒,不亦樂乎。作為伴郎的哥哥肖靖,也在一旁忙進忙出,招呼客人。

一直到曲終人散,杯盤狼藉時,秦薇才鬆了一口氣。而此時的肖遠,早已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不勝酒力的秦薇也有些暈暈乎乎,於是躺在了肖遠的身邊。

半夜,秦薇迷迷糊糊地醒了。黑暗中,她似乎看見床邊坐著一個人。她輕輕地叫了一聲:「肖遠。」可讓秦薇大吃一驚的是,回頭的人不是肖遠,而是肖靖。

「你怎麼會在這?」秦薇立即掙扎著起身,下意識地看了下自己的身體。還好,她衣物整潔,並無被人冒犯過的痕跡。

「秦薇。」肖靖小聲地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媽讓我攙扶肖遠到我的房間,而讓我進你們的房間。」

「什麼?」秦薇不明白,「你們要幹嘛?」

「我媽說,讓我和你同房。」肖靖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秦薇詫異地張大了嘴,實在不敢相信,洞房花燭夜,伴郎竟變成了自己的新郎。

「你們在弄什麼名堂?」秦薇站了起來,氣得渾身發抖,「我要見肖遠,你讓他趕緊過來。」

「他還在睡覺。」肖靖看到秦薇動怒,也嚇得哆嗦了起來。

「我要見你父母。」秦薇走到房間門口,拉了一下門,發現房門竟被反鎖了。

「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秦薇歇斯底里地喊,不斷地拉扯著大門,企圖將門打開。

可房鎖異常牢固,瘦弱的秦薇徒勞無功。

撞門聲、哭聲、喊聲頓時凌厲無比,在夜深人靜的小村莊里,更顯淒涼與可怕。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肖遠的父母和肖遠都來了。

得知真相的肖遠,氣憤得握緊了拳頭:「你們有沒有考慮到這樣做,是毀了我和秦薇的幸福?」

一旁的肖母痛哭流涕:「從小到大,你都讓著哥哥,最後再犧牲這一回吧。」

「肖遠。」秦薇哭泣。

「什麼都可以讓,唯獨愛情不能讓。」一直沉默的肖靖突然大喊了一聲,衝出了房間。

深夜,肖父肖母意外發現,肖遠、秦薇和肖靖三人,都同時失蹤。

肖靖的房間裡只留下一張紙條,字寫得歪歪扭扭:「我不要任何人可憐我。」

而肖遠的房間,衣物還完好無損,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肖父肖母尋找未果,一夜間白了頭。

兩年後,肖遠帶著妻子秦薇,還有年幼的孩子回了趟老家。

一直活在悔恨中的肖家父母,見到他們,喜極而泣。

肖遠告訴父母,當年他帶著秦薇和肖靖離開了家。他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知道父母這樣做,不僅違背道德,還違法了。他難以原諒父母,只好帶著心愛的人逃之夭夭。而哥哥肖靖,自始至終都是無辜的受害者,他雖然是一個傻子,但他依然有權操縱自己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秦薇的一句話,她說:「愛情是不能讓的。」

如今,肖遠一家三口幸福生活,而哥哥肖靖,在肖遠的幫助下,開了個果園,自力更生養活自己。

******

最後的結局真的太好了,幸好他們三個人最後都有了自己的人生!

祝福他們,活出自我。

來源:tomen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