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ShaDoW | 2017-08-13| 檢舉

前幾天吃火鍋,旁邊坐了幾個年輕的姑娘,聽她們幾個聊天,感覺以前是做過幼教老師的。其中一個人問其中的某個女孩: "為什麼不做幼教了?」那個女孩說了一個讓我很震驚的故事。

  

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我原來很喜歡做幼教老師的,賺錢不多,但每天都很開心,小孩子會讓人覺得很簡單。但後來有一天,一個小朋友玩的時候自己摔了一下,胳膊碰了有青塊,我看了看沒什麼事就也沒放在心上。 第二天他爸媽來學校找園長,說是我打的。天地良心。父母拉孩子到我們面前,讓孩子指認是我打的。後來我知道,孩子爸媽跟孩子說,只要指認是老師打的,就給他買麥當勞吃。後來這事兒讓我道歉,處理完之後這孩子又自己跑著玩摔了,父母又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永遠都不會再做幼教了。」

  

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聽到這個故事,我在旁邊愣了半天,可這不是一個特別稀鬆平常耳熟能詳的故事嗎?我們的周圍,天 天都聽到各種虐童新聞,老師打人,紮針,捂被子。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突然發現,小時候經常會歌頌的好老師們,你們都哪兒去了?

  前幾天在一個教育群裡,一個媽媽問自己兒子上小學,上課時候想上廁所,但不敢跟老師說,老師似乎也有紀律不允許,該怎麼辦呢?說實話,站在老師的角度來講,不允許上課時間上廁所應該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一個老師給幾十個孩子上課,一會兒一個要上廁所的,這課還怎麼上?

  

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但對於群裡的家長們,都不這麼理解。有的謾罵學校和老師,有的極端的憤怒起來痛罵教育制度的卑劣,有的指責這位家長把孩子送進這樣的垃圾學校裡是不負責任。可是,這真的是一個不可饒恕的,原則性的,傷害很大的問題嗎?我記得小時候我們也被要求課間去廁所,上課不可以隨便去,但一定要去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這好像也不是個多大的事兒吧。

  很多人說,如今的教育出了錯。 可是,家長也就真的全對了嗎?

  現在幼兒園和小學低年級的同學,父母大多是70末和80年代的,獨生子女的一代本身就比較唯我獨尊,再加上一個小小皇帝的出生,經濟上並不匱乏的父母,思想上就會極端的唯我獨尊。很多家長學了一些歐美的教育體系,看了幾本書就覺得自己的前衛理念已經能席捲教育界了,動輒對學校的教育指手畫腳,言必稱「 美國如何如何」,也全然不顧公立學校一個老師帶幾十個猴孩子的辛苦和困難。別人我管不著,反正你必須對我孩子好。我不管別的孩子上不上廁所,我孩子什麼時候要上,必須立刻馬上就去上廁所。

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家長們總是自我的覺得,老師對我的孩子不夠好,不夠想我們所想,急我們所急,我們孩子的需求不會被第一時間滿足,逼急了還會凶,一點都不像歐美老師那麼自由美好,那就不是好老師。所以,為了找一個好學校好老師費勁心思,或者乾脆自己開個幼兒園,或者乾脆自己辭職幾年如一日陪著嬌貴的孩子。等到了上學,一點不愉快就到學校鬧,告校長,告教委。

  然後呢?那些原本擁有美好初心的老師,他們還在嗎?那些被迫做老師總欺負孩子的壞老師們,就真的不再壞了嗎?

  這跟醫鬧,有什麼區別嗎?

  可反過來講,如果我們每一個家長輪崗一天去學校當老師,會怎麼辦呢?我們會耐心的跟幾十個孩子講道理嗎?是不是講完一節課,也基本上下課了?我們能耐著性子跟幾十個熊孩子猴孩子和顏悅色一整天一整年嗎?能嗎能嗎能嗎?我舅媽有個兒子,也就是我的表弟,正在上高中。班主任老師每天都會簡訊和父母交流。小到考試成績排名進步,中到上課玩手機沒收了,大到好像找了女朋友可能是隔壁班的誰誰誰。每次舅媽跟我說老師又說什麼了,我總是很驚詫:「你這兒子是你的還是班主任的啊?」在感謝老師的同時,也在感歎老師們這般負責任天天溝通,電話費學校給報嗎?我們這一代人做父母,行為上小心翼翼,思想上緊張兮兮,不缺文化不缺錢,但惟獨缺了份信任和理解。孩子在自己家裡很精貴,但有一天走到社會裡,不管是遊樂場,還是學校裡,更重要的是學會融入,體諒,寬容,和諧。除非真的原則性的傷害問題,否則,別讓自己的孩子太嬌貴,別讓好老師寒了心。

如果幼兒園老師都不幹了,誰來做這份苦差事?

參考來源

來源:www.coco01.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