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的小伙子偶遇一位老人家請求幫助,幫助之後竟然發現一個重大的秘密!

失業的小伙子偶遇一位老人家請求幫助,幫助之後竟然發現一個重大的秘密!

 

王小軍失業很久了,這天去了一個工地又被拒絕了,他心灰意冷準備回家時,一個老頭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說:「小伙子能給我口水喝嗎?」王小軍急忙掏出水瓶遞給了那老頭。老頭像是渴了很久,一口氣喝完了,然後對王小軍說:「小伙子明天還來嗎?」王小軍說工地不要人,明天就不過來了,老頭說道:「小伙子,我看你人善良實在,我這兒一份工作,你做不做?」王小軍回道:「做啊,不管啥活我都做!」老頭指了指前面的水缸,說:「你把這缸里的水挑到大曲村,交給村口有一個姓李的老婦,一天給你兩百塊。」王小軍開心地答應了。

第二天王小軍騎著車就去了,大曲村是本市最偏僻的小山村。王小軍翻過幾座山,又過了兩條河,晌午終於到了大曲村。果真村口站著個拄著拐杖的老太太,面黃肌瘦,一瘸一拐的。王小軍擔心地問道:「老婆婆,這水您拎得動嗎?您家在哪?我幫您提回家吧。"老太太直擺手說: 「不用了,我叫孫子來幫忙。"不一會兒走出兩個十五六歲的半大小子瘦得皮包骨頭來幫忙抬水。大曲村是有名的窮山村,這家的日子過得也太艱難了。王小軍交了水,搖搖頭騎上車,回家了。

 

一來二去的,王小軍知道大叔姓李,老太太是他的老伴。李叔是大曲村的大能人,被招到工地去打工,掙大錢,總放心不下家裡的老伴,又沒時間回家看看,但他為什麼花大價錢讓王小軍送水呢?那水無色無味,王小軍看不出有啥不同。倒是李大媽每次看見水,就像是看見了李叔,一副很開心的樣子,每次都讓王小軍帶話說:「家裡一切都好,叫他放心,在外面照顧好自己。"李叔聽到帶的話,臉上笑開了花。

王小軍發現,李叔的身體越來越不好,想必工地上事多活重。這天李叔臉色發白,喘著粗氣對王小軍說:「我提前給你到月底的工錢,你自個每天來舀水吧。工地上事多,往後我就不來了。"王小軍擔心地勸道:「李叔,您老年紀大了,錢掙不完的,身體重要啊。"李叔感激地望了眼王小軍,叮囑道:「你可別告訴你大媽。"說完就走了。

 

失業的小伙子偶遇一位老人家請求幫助,幫助之後竟然發現一個重大的秘密!

 

這天大清早,王小軍又來舀水,一個穿著西裝的人惡狠狠地罵道:「鄉巴佬,你在那幹什麼?"王小軍嚇了一跳,一看,這不正是那個工地的包工頭嗎?包工頭認出了王小軍,不耐煩地對他說:「給你說過多少遍我們這兒不要小工了!"王小軍呆在那裡,不知怎麼辦好。那包工頭叫道:「快滾遠點,這棵古銀杏樹我花好幾十萬買來的踩壞了你可賠不起!"王小軍這才注意到,離他舀水的破缸不遠處,一個大大的銀杏樹被斬斷樹冠和主根,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王小軍趕緊小跑開了隱約聽到那個園林師模樣的人說道: 「移時砍掉了樹冠,還傷了根,不好活了。"包工頭氣急敗壞地說: 「從那麼遠移過來,不砍怎麼移得動啊?不能讓它死,不然我可虧大了。"園林師連連搖頭,「誰叫你亂移亂砍的?我再配些有機肥微量元素,只有試試了。 

王小軍等他們都走遠了,趕緊到缸里去舀水。他望了望那株銀杏樹,乖乖,它值幾十萬呢!沒有風,銀杏樹的樹葉「沙沙"作響。

李大媽拉著王小軍問東問西:「你李叔怎麼樣?" 「到城裡長胖沒?"王小軍想起李叔囑咐的話,支支吾吾地打岔說:「李大媽,您老的孫子呢?"老太太笑眯眯地說:「他們現在長高了長胖了,告訴你李叔,叫他放心。

 

陪老人家說了會兒話王小軍騎上車回家了。想到李叔慘白的臉,王小軍越想越揪心,一定要勸老人家回去,拖下去身體會垮的。

王小軍到工地去找李叔,可打聽來打聽去,沒人知道大曲村的李叔。好些天沒看見李叔了,王小軍有點著急了,有人說: 「我們這些打工的都是各個地方來的誰都不認識誰,你去問工地的包工頭他應該知道。"王小軍一想起那個惡狠狠的包工頭,嚇得直打退堂鼓。

王小軍趁人不注意,舀好了水又趕著去了大曲村。老太太拎著滿滿一籃子白果送給王小軍,對他說:「小兄弟,往後水你別送了,叫你李叔自己在外照顧好自己就說我們全家很想他。"說完老淚縱橫,王小軍趕緊勸道, 「李叔也很想你們,想家啊!"老太太重重嘆了口氣,「誰都想家,誰都想一家人能團聚啊,可是..「 李大媽欲言又止,重重地嘆了口氣,抹著眼淚,轉身走了。

 

看著李大媽一副牽腸掛肚的模樣,王小軍越發難受,他一定要找到李叔,勸他回家,和家人團聚。王小軍鼓起勇氣去找那包工頭。可包工頭不在,工地上的人說他去買樹去了,那株幾十萬買來的樹救不活了。李叔的送水錢給到了月底,收了錢就要幫人做事。

 

失業的小伙子偶遇一位老人家請求幫助,幫助之後竟然發現一個重大的秘密!

 

王小軍堅持每天送著水終於等到了包工頭。王小軍壯著膽問道:「我、我找大曲村的李叔。包工頭還是脾氣很大,氣鼓鼓地說:「我這沒大曲村的李叔,只有這株大曲村的銀杏樹,現在死了,幾十萬沒了。你閃開,滾遠點去!"王小軍被人趕到了一邊,一個大吊車把那株銀杏樹連根拔起,還牽出根長長的白色管子。王小軍仔細一看那白色管子正連著那個破瓦缸。難道是李叔故意害死了這銀杏樹,人也躲沒了影?

 

那缸里水有問題!王小軍想來想去,還是到大曲村找李大媽問個明白。可問遍了全村,誰都不認識李大媽。一位年長的村民說道:「我們大曲村世代姓張,村裡沒有姓李的人家。"王小軍更是奇怪了,自己每天都看見李大媽跟她的孫子,怎麼就沒了?王小軍正打聽著村口響起了「突突"的大型機器聲。偏僻的小山村開進輛挖掘機,村民們都聚過去看熱鬧,王小軍也跟了過去。

是那個包工頭,他一個多月前在大曲村亂挖走了棵雄古銀杏樹,砍了樹冠,傷了根,還傷了旁邊的雌樹和兩株小銀杏,現在那棵古銀杏樹死了他又來挖了另一棵雌銀杏樹。村裡的老人搖頭說道:「害死一棵,這一棵怕也難保了!"

王小軍看見那包工頭正坐在挖掘機上,向村子開來,村口那株銀杏樹葉子瑟瑟發抖。王小軍從口袋裡掏出李叔給的錢,一張張錢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一片片銀杏樹葉。王小軍明白了,李叔就是那株先被挖去的銀杏樹他想著自己生病的老伴和受傷的孫子,悄悄把營養液留下來,用白管子漏進瓦缸里讓王小軍一趟一趟地往家送,自己卻營養不夠死了。

 

王小軍一揚手,片片銀杏葉飛了好遠,飛出的還有王小軍的眼淚。他大步衝上前,高聲地叫道:「不許你們再挖樹了!"那由遠及近的挖掘機突然撲通一聲,掉進了山澗里。

 

來源:www.fun0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