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突然胃痛,讓我去買藥,覺得不對勁突然回來,開門我眼睛直了

老公突然胃痛,讓我去買藥,覺得不對勁突然回來,開門我眼睛直了

「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見到你之後,我沒想過和別人結婚。」「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兩句話正是印證了我的愛情史。

要說顧城和謝燁的相識是旅途中的美好邂逅,我和老公李乾更是如此,那是我上大二放假回家的路上,我坐在火車上,滿臉汗水也沒有化妝,我都快後悔死了,因為一位風度翩翩、眉清目秀的帥哥正坐在我斜對面,他就是李乾。

儘管一直在偷偷欣賞他,李乾靠著窗子寫寫畫畫,偶爾撇我兩眼,完全沒有奔波的勞累。幾個小時過後,我下車有意路過他靠的窗子的時候,他「嘿」的叫了一聲,我滿懷期待又怕難堪的假裝不經意的回頭,他竟然正拿著我的畫像,「請收下吧。」我愣愣的拿走了畫像,上面還有他的聯繫方式。

贊助商鏈接
老公突然胃痛,讓我去買藥,覺得不對勁突然回來,開門我眼睛直了

如同狗血青春偶像劇一樣,我們戀愛了,異地戀,他是一位大三的美術生。我們省吃儉用用車票見證我們轟轟烈烈的相思,假期我們一起去看畫展、看演唱會,我說要像張傑謝娜一樣幸福,他說他會比張傑寵謝娜更寵我。

等我畢業後,他娶了我。恩恩愛愛的日子卻逃不掉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瑣碎煩惱,青春時期的浪漫消逝不再,他不再畫我,也因為錢不讓我再去看演唱會。身為美術生,工作並不順利,他不願做粘貼複製般的美術老師,想成為自由又高價的美術大家又沒那麼容易,平時幽默風趣的他,在靈感枯竭時脾氣也差了,眉清目秀的臉更多的時候皺起了眉頭。我心疼也忍受包容著他,也好久不嚷嚷著讓他給我買新衣服,要求他給我畫畫,更不去看演唱會了。

老公突然胃痛,讓我去買藥,覺得不對勁突然回來,開門我眼睛直了
贊助商鏈接

有天晚上剛吃過晚飯,李乾突然喊胃疼,他說疼的窩在沙發里站不起身,非讓我趕緊出去買藥,我著了急、跑了出去,剛出去不久,我感覺不對勁,他一直沒有胃病,也不讓我碰他的肚子,家裡有藥不吃偏要我再來買,表情也怪怪的,我害怕他想不開或怎樣,我決定先回家看一眼,回到家我眼睛直了。

打開門,家裡關著燈,地上有一條由玫瑰花瓣鋪成的路,直通臥室,花瓣旁擺滿了心形蠟燭,客廳正中央那副他最得意的風景寫真畫,換成了我的畫像,我向臥室走過去,老公正跪坐在床上鋪著玫瑰花瓣,看的出那是一顆心,他身後還有一個項鍊盒。我在門口出了聲,老公激靈了一下回過頭,「哎呀,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項鍊還沒藏好呢,還想給你個驚喜呢。」說完老公走過來抱住了我,「三年前的今天,我們在火車上相遇,三年後的今天,我發誓我每年今天為你準備一場浪漫。」我也緊緊的抱住了他。

老公突然胃痛,讓我去買藥,覺得不對勁突然回來,開門我眼睛直了
贊助商鏈接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正是李乾才使我不會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