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戀美容妹變人肉提款機 2年遭搾乾50萬

宅男戀美容妹變人肉提款機 2年遭搾乾50萬

兄弟幫| 2018-07-17| 檢舉
宅男戀美容妹變人肉提款機 2年遭搾乾50萬

「佢係好保守嗰啲女仔,即係依家都未拖到手,佢話呢啲係做咗老公先會做嘅嘢,我梗係覺得拍拖正常都拖嚇手。」阿勇前年開始跟網上認識的美容師Coco拍拖,但她至今都不準他拖手或親咀,近兩年來見面不足10次。阿勇表達不滿,反被質疑:「你係咪好似其他男人咁,想得到女人嘅肉體!」他無可奈何,親戚卻向《蘋果》透露,阿勇是宅男一名,Coco兩年來經常問他索錢購物,至今已花去他近50萬元,希望他能醒覺。

贊助商鏈接

記者:李啟發 攝影:周子惇

阿勇(化名)是家中長子,親人形容他是宅男,平日嗜好只有打機,中五畢業後,因任職保安等工作,「返工地點少女仔」,多年來未嚐拍拖滋味。他直言,以往不時上網識女仔,「好多方法都試過,多數上網搵唔同女仔傾偈,(反應)有啲都好,但未約到出嚟。」

做facial產生戀愛感覺

直至前年7月28日,終於被他遇上「真愛」。阿勇透過手機交友app認識了二十歲出頭的美容師Coco,之後由WhatsApp對話得知她有養狗,周日又會與家人食飯,覺得她「好乖好孝順」。聊天兩日後,Coco便介紹阿勇到她元朗阿姨的美容院做facial。

阿勇憶述當時感覺:「梗係興奮啦,咁難先約到個女仔」。翌日,他即應約到美容院做療程。當日是他人生第一次踏入美容院,Coco親手幫他做facial及針清,「身體接觸嘛,話曬有個女仔幫我清潔嘛……都有啲(戀愛)感覺。」他前後購買了20多次療程,共付約4萬元。

贊助商鏈接

「表弟」充當軍師教表白

他發現自己愛上Coco,之後又在美容院認識了Coco表弟阿傑,阿傑便成為他的「軍師」,教他如何追求Coco和氹她開心,「(阿傑)俾意見,點樣俾驚喜佢(Coco)……教我點氹佢法,佢安排囉啲嘢都係,地點啦,甚至講咩,點同佢講,表白都係佢揸主意,佢教我點樣講。」

前年11月尾,阿傑教他預訂尖沙咀W酒店自助晚餐,用餐後,阿勇便主動向Coco表白,當時阿傑都在場,「特登整多咗個朱古力甜品,上面寫咗『Coco,一百日紀念日』,食完同佢話做我女朋友咁囉,跟住佢點頭。」當晚阿勇提出想拖手,可是Coco竟反對,吃完飯後他便跟Coco分開。

電話通過四次 見面少於十次

可是,至今一年零八個月的拍拖生活中,他跟Coco見面不超過十次,阿勇稱:「佢成日都話屋企人同事業為先,未必抽到時間(見我)……咁耐都係聽咗三、四次電話,佢唔鍾意聽電話,同埋佢工作地方唔方便聽。」而且幾乎每次約會,阿傑都在場,「得佢表弟得閒佢先出嚟食飯,可能佢都想多啲人食飯掛,熱鬧啲。」

贊助商鏈接

事實上,阿勇與Coco絕大部分時間,只是透過WhatsApp交流,Coco有時甚至兩、三星期才應機。二人之間的甜言蜜語不多,但阿勇覺得Coco有時關心他「你返咗工未呀」、「加油、努力、返工俾心機」,已令他覺得窩心。不過他坦言:「好難見,好似嫦娥咁囉」,令他感無奈。他曾多次埋怨,Coco則回覆:「你唔好怨我咁多,你都幾好,我都視你為結婚對象。」

親人:我真係好想阿勇清醒

當局者迷,其中一名親人KC表示,Coco根本當阿勇是「提款機」,除了一開始的4萬元美容費,又曾因激嬲Coco,要付12萬元箍煲費。親人看在眼裡,這一年多以來都非常擔心阿勇的處境,「鬧又鬧過,講又講過,都無計可施」,他們希望揭開Coco真面目,曾自行跟蹤,但因Coco跟勇見面太少,最終無功而還。

月入1.3萬元的阿勇,平日只是在家附近上班,家人指他沒朋友,多在家中吃飯,連八達通增值的錢,亦由家人負責,基本上極少開支。本來沒信用卡他,拍拖不久又申請了一張個人信用卡交給Coco使用,現時每月為她付約一萬元卡數,「係咁不斷咁碌卡,要個男仔用畢生積蓄係咁不斷幫妳找卡數,係咁畀錢個女仔使……(阿勇)又唔知人哋住邊,剩係話住黃大仙,又唔知邊度返工……我真係好想阿勇清醒,感覺上佢好似,一來畀人呃,二來佢好似沉迷咗落去,唔知自己個方向,好似好迷失。」KC怒道。

贊助商鏈接
宅男戀美容妹變人肉提款機 2年遭搾乾50萬

親戚KC由Coco(右)使用阿勇的信用卡簽賬得知,Coco每月均會到尖沙咀一間診所看牙醫,曾經親自跟蹤Coco,希望查出她更多資料,但最終失敗而回。

「佢用到我啲戶口冇曬喇」

對於家人的質疑,阿勇仍表示「十五、十六」,「可能會誤會,或者佢真係對我真心呢。」不過阿勇亦坦言對Coco付出了很多,除了關懷與愛,還包括金錢,「未識佢之前(戶口)咪有30萬囉!依家我每個月都俾成萬幾蚊佢,成份糧俾佢,一年十幾萬嘛,即係廿萬,可能俾咗50萬俾佢囉……(都覺得)肉赤,自己啲錢嚟,咁辛苦搵返嚟。」

Coco無數次對錢的要求,阿勇只曾一次沒幫她找數,因該月她購物2萬多元,令他入不敷支,「本來我冇咁多(錢)嘛……佢用到我啲戶口冇曬喇,佢就搵第二個幫佢入囉。」現時阿勇只剩約3千元現金及戶口只有約6千元積蓄,總共不足1萬元。

贊助商鏈接

阿勇坦言,用金錢維繫的愛情並不會長久。問到Coco對他付出了什麼?他稱對方只曾於去年他的生日,惟一一次出過300元請他食飯,表弟阿傑也在場。阿勇稱:「我幫佢買嘢之後,佢都會讚返我『好好』」,繼續付出,全因為「我愛佢囉。」

在這段神交之戀,CoCo早已承認阿勇的男友身份,然而阿勇卻從未拖過她的玉手,CoCo解釋因自己保守,不時以「我就知你係同嗰啲只係要女人肉體嘅衰人無分別」,來拒絕任何身體接觸,就連搭膊頭也不可以,雙方數個月才約會一次,每次都是匆匆午餐就當拍拖,更指因為表弟熟知口味,所以約會總要帶表弟一同出席,而阿勇亦不敢反對。

宅男戀美容妹變人肉提款機 2年遭搾乾50萬
贊助商鏈接

上周二(10日)CoCo又帶表弟阿傑參與約會,原因是阿勇的信用卡,早前因銀行指疑被盜用而遭取消,CoCo問阿勇取回新卡。當日3人在旺角食燒肉放題,入座卡位時,CoCo離奇地不是坐在男友阿勇身旁,反而與表弟鄰坐,期間阿勇一直含情脈脈看著女友,但CoCo只顧眼前美食,鯨吞30個泡芙,反而是表弟較常與阿勇閒談,表弟更不時指揮阿勇替他們斟茶遞水,毫不似一個情侶約會,約一小時後由阿勇埋單就一同離去。

步出餐廳後,CoCo多與阿勇前後腳步行,即使阿勇在扶手電梯故意站在CoCo身旁,CoCo亦翹起雙手,木無表情,表弟阿傑則跟在後面。《蘋果》尾隨3人離去,竟目睹阿傑從後偷偷輕拍CoCo臀部數下,然後偷笑;3人在港鐵車箱,亦是CoCo與阿傑對望,阿傑更扮鬼臉逗「表姐」一笑,站在旁邊的阿勇儼如才是這場約會的電燈膽。

贊助商鏈接

列車駛至深水埗時,CoCo和阿傑先下車,甫遠離阿勇的視線範圍後,CoCo即與阿傑越走越近,更突然主動手拖阿傑,二人十指緊扣,在扶手電梯更情不自禁輕吻一下,旁若無人,超出一般表親關係。二人隨後到鴨寮街買電話卡後再閒逛一會就乘坐巴士返回屯門一個私人屋苑單位。

根據土地註冊資料,該單位由一名姓石的女子持有,石女士同時是CoCo之前介紹阿勇去做美容療程的美容店老闆娘。據阿勇所講,石跟阿傑是母子關係,阿傑不時到美容店幫手。

CoCo跟「表弟」阿傑表示親暱。星期六下午又一身街坊裝結伴去樓下超市買醬料、凍肉和雪糕等食品,臨近黃昏又去尖東大喜屋食放題。另一CoCo踢拖素顏和阿傑拖手出入屯門單位,結伴到街市買海鮮、凍肉等,期間不忘格價。阿傑上前買餸,CoCo就很有默契地在後面等候,有菜檔甚至認出他們,遠遠已跟他們打招呼,似是該菜檔熟客,二人滿載而歸後就返回愛巢。

贊助商鏈接

「Coco同表弟好似唱雙簧咁囉,一黑一白咁」,阿勇親人KC從阿勇與Coco、阿傑的Whatsapp對話中,認定這對90後男女早有預謀,更形容他們貪錢程度是「連豉油汁都撈埋」,然而阿勇卻蒙在鼓裡,更一直視阿傑為感情路上的「軍師」,認為能成為Coco的男友都是歸功於阿傑。

阿傑疑利用阿勇的信任,一次又一次教路如何取悅Coco,包括未表白前,就教他先給予3萬元「誠意金」,「話咁樣佢(Coco)就會好開心」,又指如果無故轉帳予Coco可製造驚喜,阿勇言聽計從曾入數寓意「一生發發發」的13,888元予Coco。

從阿勇與Coco的對話內容,無不發現Coco「少談情、多求財」,與阿傑不時直接查問阿勇「你仲有幾多錢?」又經常要求他代轉帳購物;在拍拖初期,Coco要求沒信用卡的阿勇申請信用卡,不久就要求他交出信用卡,由2016年底開始,她每月消費均由阿勇找數。翻看月結單資料,Coco每月多次以PayMe過帳逾5,000元,又不時購買數千元的電子產品,及其每月箍牙近2,000元的覆診費用,每月消費過萬元。

贊助商鏈接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