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如果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賣「後悔藥」的,我一定會不惜代價的把它買回來,讓自己的婚姻從頭開始,可惜時間不可能逆轉,痛苦也不可能消失,一切都像命中注定一樣不可改變!

贊助商鏈接

回顧過去,最讓我感到快樂的時光還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他叫文軍,是我的大學同學,也是我的初戀,那時候,雖然我們沒有什麼經濟來源,但活得卻很開心!記得每到休課的時候,文軍總會騎著一輛看著已經很舊的自行車笑嘻嘻的對我說:「走!今天我帶你去哪哪哪。」然後,我便高高興興的坐在他的後面,緊緊的抱住他一起去「旅行「;當然有時我也會賣點小關子,故意裝出一副不予理睬或者假裝不高興的樣子,而後文軍就開始給我講小笑話,有時還會裝出各種鬼臉來哄我開心、為我取樂。那時的自己,感覺生活很快樂也很甜蜜!

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贊助商鏈接

畢業後,他選擇去邊遠地區做了一名鄉村教師,而我則在父母的安排下考上了本地的公務員。說心裡話,其實我根本不喜歡在政府部門裡工作,覺得那裡很壓抑,不太適合自己,不過我還是沒能說服父母,因為在他們的觀念里,公務員就是「金飯碗「,旱澇保收,福利又好,一輩子可以衣食無憂的。所以最後我選擇了順從父母的意願,成為了政府某部門裡的一名財務工作人員。

自從我和文軍分開以後,雖然見面的機會少了,但我們依然保持著熱戀時期的男女朋友關係,甚至在我們彼此的心中,早已將對方視作自己的終身伴侶了,並且我們連將來的事都已經盤算好了,等五年後文軍返回城市工作的時候我們就結婚。可是,後來的事實卻證明,我們的想法確實有些單純,距離可以疏遠感情的,同樣,時間也可以改變一切的。

四年以後,文軍提出來要繼續留在鄉村裡工作,並且還規劃了一個較為長遠的奮鬥目標。在經過多次勸說無果的情況下,我的心似乎也有些冷卻了,當時的我很難理解,他愛那個窮山溝居然勝過愛自己!而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父母給我介紹了一個對象,他叫世傑,是原來父親當兵時老首長的兒子,比我大17歲,是軍隊某機關的一名副師級幹部。

贊助商鏈接
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後來,我和文軍又談了幾次,但始終還是不能改變他的主意,相反,他倒提出讓我跟他一起去山溝里工作的想法。當時的自己,已經習慣了大城市的舒適生活,怎麼可能選擇一生紮根在環境極其艱苦的鄉村呢?於是,在經過痛苦的思考後,我放棄了文軍,並在父母的苦苦相勸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嫁給那個有地位的男人——世傑,而那個男人,不但年齡比我大很多,並且長相特別顯老,雖然那年他只有46歲,但怎麼看怎麼像64歲的糟老頭子。當時,儘管自己對世傑沒有什麼感覺,但我還是單純的認為,時間也許會磨合出感情來的!

贊助商鏈接

可在結婚以後,我卻發現自己原來的想法是有多麼的幼稚!不可否認,世傑的確是一名好軍人,但他卻不是一個好丈夫,因為他始終沒有關心過家,也就更談不上關心我了,在他的心裡,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一個月下來根本回不了幾次家,就算回來,大多時間都會把自己關在書房裡研究工作,對我說的最多的話僅限於禮節上的問候而已。

而最讓我難以忍受的還是彼此的交流,就像彼此的年齡一樣,存在很大的代溝。在婚後,我曾無數次試圖去和他找到一種共同的談資,可遺憾的是,我們的興趣點似乎永遠無法同時出現在一個頻道上,總是一聊即止、不歡而散,然後他繼續扎在工作里,我則繼續獨守這份無聊的寂寞;再有就是夫妻生活方面,原本我認為憑藉自己優秀的外在條件以及30歲女人所獨有的魅力,完全可以通過夫妻生活來增進彼此的感情。可我還是想錯了,因為那個男人真的很正派,正派得就連在床上都是一副君子狀,讓我很不舒服,也很苦惱,甚至有時我連在外邊找個情人的想法都閃念過。

贊助商鏈接

現在,我和世傑結婚已經有三年了,我也度過了三年的「守寡式「婚姻。我們沒有孩子,不是我不想要,而是和他要不來,曾經我多次讓他去醫院查一下,可他就是不肯,說什麼這種事情傳出去會很丟面子的!哎!真是沒辦法,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嫁給了誰?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活還要繼續多久?

一個「守寡」女公務員的哭訴:悔不該嫁給那個副師級的糟老頭子

每當我想起和文軍在一起的那段美好的記憶時,我的心便開始流淚,悔不該當初只是為了那點並不屬於自己的虛榮而出賣了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