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病重,他不堪重負拋棄妻女,多年後回來卻聽到她管別人叫爸

 

劉路越發的感覺生活如此的不公平,每天的日子都是陰暗的。

曾經的追求,美好的憧憬,都成了一場遙不可及的夢。現在他每天滿腦子想的就是錢,錢,錢。

沒有錢,就不能給女兒樂樂治病。

樂樂才五歲,白血病折磨得她痛苦不堪,醫生說得換骨髓,要好幾十萬的費用。

他拿不出來,就算把家裡的地和房子都賣了也不夠。治療費對他來說就是天文數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妻子在醫院裡陪著孩子,他則每天起早貪黑的到處打工掙錢。終於有一天他崩潰了,選擇了逃避。

女兒病重,他不堪重負拋棄妻女,多年後回來卻聽到她管別人叫爸

故事示圖

逃避的日子也是痛苦的。最初的幾個晚上,他幾乎是一夜失眠。就算是睡著了也會被噩夢驚醒。

他夢到女兒追他來了, 在他的身後不停地哭,不小心摔倒磕破了膝蓋,血不停地往外流,地都染紅了……

他再也不敢睡了,怕見到那紅得刺眼的鮮血,和女兒哭泣的小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心裡總覺得不踏實,這個地方沒有安全感,就再換一個地方。

然後他用了五年的時間,換手機號,換同事和朋友,換一個又一個的城市。

可是,他卻怎麼無法開始全新的生活。他怕想起女兒和妻子,卻又時時刻刻想起他們。

能麻痹他的只有工作,拚命的工作,沒日沒夜的。錢倒是做了不少。

他想把這些錢寄給妻子和女兒,卻不敢。

這天,他在下班路上碰到一起車禍。一輛載著一家三口的汽車為躲一輛三輪車撞到了樹上。

撞的很嚴重,汽車嚴重變形。劉路叫了救護車,他不敢去動車裡的人。

女兒病重,他不堪重負拋棄妻女,多年後回來卻聽到她管別人叫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直等到救護車來了,他才幫著醫護人員把車裡的傷者抬上救護車。並鬼使神差的跟他們一起去了醫院。

跑前跑後的幫忙。

等待的時間並不長,可卻讓他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特別是在聽到女人和孩子搶救無效離世。

他哭了。

這場車禍,只有那個丈夫活了下來,躺在重症監護室里。如果當他醒來後得知他的家只剩下他自己,會怎麼樣?

劉路離開醫院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女兒,他們還好吧!

突然間就想家了,迫切的想回去。

五年了,五年後他終於再次踏入那片熟悉的土地。

回村時碰到一個熟人告訴他,她的女兒病好了,換了骨髓,身體現在十分健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五年的逃避讓他錯過了很多。他想用後半生來贖罪。

可是在要推開門的一剎那他愣住了。他聽到屋裡面有人脆生生的喊了一聲「爸」,還有一個男聲在答應。

他沒敢進屋,去找鄰居打聽。才知道在他走後,他的妻子絕望的差點帶著女兒跳樓,幸好被女兒的主治醫生髮現。

之後,這位主治醫生給了她們很大的幫助,幫他們籌集捐款,又給她安排各種治療。

女兒病重,他不堪重負拋棄妻女,多年後回來卻聽到她管別人叫爸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故事示圖

出院後,每個周末他都會趁著休息,來鄉下替她檢查,今天正好是周末。

心存感激,樂樂認了醫生當乾爹……

劉路站在門外猶豫再三,沒敢進門。他給鄰居一張銀行卡和一封信,托她轉給妻子。

信上是道歉的話,他說只有她原諒了,他才再進這扇門……

【圖片來自網絡,圖文無關,若有不當,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