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女友替我傷口「舔血」,流淚坦承咬破舌頭想傳染給我,但她不知道我有更大秘密瞞著她…

楚橋| 2017-08-12| 檢舉

如果伴侶得了愛滋,你會怎麼做?

愛滋女友替我傷口「舔血」,流淚坦承咬破舌頭想傳染給我,但她不知道我有更大秘密瞞著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僅為示意,圖文無關,來源

一、

九月初,學音樂的學妹體檢報告出現異常。

她打電話來,說醫生讓她去複查,她不敢。

我打飛機飛回去,一起陪她去醫院,才知道她HIV初篩是陽性。雖然只是初篩,還是很大可能真的是陽性。

從醫院出來,我們坐在車裡一路都不說話。

晚上睡覺時我問她:如果真的是愛滋,你怕不怕?

她說:不怕。

我轉頭看她,她看著別處不與我對視,但是分明覺得,她的眼圈紅了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說:我們再去別的醫院做檢查,也許是誤診也說不定呢。

她說好,然後溫柔的靠在我的胸膛,我的手指把玩著她的海藻般的頭髮。親了又親。

我們選了北京最好的醫院重新做了檢查,幾天以後報告顯示結果是一樣的。醫生說,要盡快吃藥,否則CD4低於200就危險了。有空去測測病毒載量,判斷需要不需要雞尾酒療法。

我和學妹緊緊地手握著手從醫院出來,氣氛有點凝重。

我說,你們都是我的親人,你死了有沒有保險賠呀?

她說,沒有。父母是知青,而且家裡很窮,從小還被欺負,誤解,還有點自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說,你真是為音樂而生的。

她說,其實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了,沒人唱歌給你聽了。

我說,所以你不可以死啊。

她說,當然不會啦,傻瓜。

我們兩個都笑著,但是眼圈都紅了。

二、

那幾天,從鄉下來看女兒的學妹的爸爸媽媽正住在我郊區三環的一套房子裡,我們每天陪他們吃飯逛街看港劇,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有晚上回房間睡覺的 時候,我們躺在床上才會聊到這個話題。我說以後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熬夜、去夜店、泡酒吧了呀,二環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常常飆車了呢。她說好,我以後都聽學長 的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她總是喜歡去夜店,學妹很喜歡在我睡著的時候給我發簡訊說學長,我愛你。這幾天晚上她輾轉難眠的時候,又偷偷發簡訊給隔壁臥室的我。她說學長我好想下半生也能這樣愛著你,我想一輩子都這樣幸福生活下去。我看了像往常一樣既沒有回覆,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當學妹一大早出門,騙他爸爸媽媽說去上學,實際上是去看醫生的時候,我在衛生間打開花灑裡的水愣愣地看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抽空了一樣。我 突然覺得,我們用了這麼久的時間才找到彼此,我們包容彼此的一切,那麼深地愛著彼此,但是那個東西如果真的橫亙在我們面前,我們誰都無能為力。只能接受, 無論如何,都只能默默地接受。我在洗澡的時候捂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地痛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說學妹,沒關係的,哪怕還有一絲力氣,我也會和你一起戰鬥到底。

我說,就算是最糟糕的情況,我也會好好活下去,因為那不是你的選擇,那是命運。

我說,學妹,不管你之前做過什麼蠢事情,住著我的房子拿著我的錢背著我​​去夜店釣凱子,不管你曾經對不起過誰,這一次都算你還清了。至少沒有人能從我身邊將你帶走了。

三、

我們預約了疾控中心CDC,定在了9月25日。因為那一天是我曾經飛離北京,離開她日子。

我說,那一天你一定要送一份最好的禮物給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說,一言為定。

我們誰都沒有告訴,兩個人默默地守著這個秘密。我甚至不覺得十分艱難,因為只要可以看到她,摸到她,感受到她在旁邊,心裡就無比的安心。她說從遇到我的那一天開始,心裡就是這樣篤定的安心,就是因為這份安心,心甘情願跟隨我到海角天涯也不害怕。

我們送走了她爸爸媽媽,然後定了去麗江的機票。在這種時刻做一個文藝青年,是那麼溫暖的事情,我對我其他的女友們也隻字未提,只說我回國度假了。每 天帶她吃各種好吃的,也不再讓她注意體重。我從小到大從不吃Almas魚子醬,甚至連聞到都會反胃,但是因為我知道她喜歡吃,就坐在一邊陪著她,看著她吃 就已經是一種滿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想,在能吃的時候就再多吃一點,能愛的時候就再多愛一點。能擁抱的時候,再擁抱得久一點。

我和學妹,從在7年前認識,都一直在十分用心地愛著對方。我們有那麼多那麼多瑣碎又美好的小回憶,那麼多那麼多想起來就不禁會會心微笑的幸福片段。 我說對不起我給不了你婚姻,但我可以帶你自駕游遍中國,走絲綢之路,走川藏線。穿越無人區,去探訪樓蘭古國。她說沒事我不在乎,我知道你的苦衷,我很滿 足。

四、

9月25日早,我們去了疾控中心自首。

我抱著她吻了又吻,用手不斷撫摸著她的臉想給他力量。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