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情需要等待,誰都可以說愛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

MS News| 2017-07-17| 檢舉
真正的愛情需要等待,誰都可以說愛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

1.離別

出國的那年我18歲。

那一年是我厄運開始的一年,母親的去世,父親的絕情,都讓我無比痛苦。還好,那個時候林蘇一直陪在我身邊。他的體貼,他的照顧和他的耐心,讓我在每一個失眠的夜裡,都能夠感覺到一絲溫暖,起碼在這個世界上我不是一個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直到父親派他的秘書把我送出國,才徹底斷了我和他的聯繫。父親美名其曰是讓我去國外深造,暫時離開這個傷心地。秘書來的突然,我甚至來不及跟林蘇留下隻言片語,就在半夜被送去了國外。

那個時候我一直在想,林蘇發現我不見了會不會到處去找我,會不會去找我的父親要人,會不會擔心我是不是走丟在哪個角落了。我總是一面期待著他會很想很想我,一面又否認他會想我。這樣矛盾的心理是有原因的,畢竟他照顧了我那麼久,但他從未說過他喜歡我這種話。我想,他也許並不是喜歡我的吧,他只是太善良了。也許他早就忘了我了吧!

我心裡很恨我的父親,如果不是他出軌,母親又怎麼會被氣到流產,又怎麼會大出血去世。現在他竟然為了那個女人,把我趕到國外,連母親的墓地都不讓我進去,甚至連見我一面也不願意。我在心裡詛咒他,詛咒他和那個女人這輩子都不得好死,就像我可憐的母親和我還未出生的弟弟妹妹一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真正的愛情需要等待,誰都可以說愛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

2.夢回

三年了,我獨自呆在這個陌生的鬼地方三年了。我父親一次也沒來看過我,看來那個女人真的很得他的心意啊,連我這個唯一的女兒也不要了。也許,他早就又生了一個了吧!呵!這個世界上還有誰在乎我呢?媽媽,我真的好想你。

「陌陌,你回來啦!」站在廚房的林蘇一手拿著鍋鏟,一手拿著碗驚喜的看著我。

「是的,林蘇,我回來了。」我聽見自己雀躍的聲音。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老公!是誰來了啊?怎麼讓人站在門口說話呢?太沒禮貌了吧,快叫人進來。」從客廳傳來一陣溫柔的女生。

我還來不及問林蘇:她,是誰?

林蘇就已經開口了:「親愛的,他是我以前的鄰居陌陌,出國好些年了,今天........」

我的頭有些暈,林蘇的嘴一直張張合合,我知道他在說話卻怎麼也無法聽清他在說什麼,我想我該死心了吧,這麼多年了,他早就忘記我,另娶佳人了,我一回來就來找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呢?可是那是我的房子,是我愛的人啊,現在卻全都不屬於我了。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不..........

一個驚雷把我從夢中驚醒,原來一切都是夢,我並沒有回去,也並沒有看到他,但是我臉上的淚水卻怎麼也擦不完,斷了線似的流。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該忘了他了,我想。

真正的愛情需要等待,誰都可以說愛你,但不是人人都能等你

3.再相見

父親的秘書再一次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還是如以前那般簡潔地表達父親的想法:帶我回家。很快,秘書帶來的人就把我的行李收拾好了,回不回都由不得我,我只能跟著他們回家。

我依舊住在以前和母親還有父親住的那所大房子裡,只是現在就剩我一個人了,沒有父親,也不再有母親。照顧我的人還是張媽,只是父親還是不願意見我,每一個人都不願意在我的面前提起我的父親,他就像消失了一般。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以為我的生活永遠都要這般平淡的過著,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我正在園子裡給母親當年親手種的梔子花澆水,突然回頭看到了逆光站著的林蘇。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在看著我。他見我發現了他,就一步一步朝著我走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下定決心忘記他了,但一見他離我越來越近卻依然會心跳加快。我快不能呼吸了,我得逃。事實證明,我的腿比我的大腦行動的要快,他還沒走近,我就扔下花壺跑了。

我跑的很快,就像後面有惡鬼在追我一樣。跑了好一段距離,我自覺他應該不會追上來了,就停下來喘著粗氣。喘著喘著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混蛋,既然已經忘了我,為什麼還要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那個混蛋忘了你?告訴我,我去收拾他。」林蘇的聲音忽然在我耳邊想起,熾熱的呼吸噴灑在我的側臉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被他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再次想逃,卻沒成功。

「怎麼?幾年不見就不認識我了?我可是養了你很久的人啊!太沒良心了,才幾年就把自己的老公給忘了。」

「你亂說什麼?嗚嗚嗚嗚.....」

「噓!陌陌,這些年我好想你,別動讓我抱抱。」林蘇突然一把把我抱在懷裡,捂住我的嘴。

好一會兒,他才鬆開我,我卻已經不再掙扎,反抱住他。

「陌陌,這些年委屈你了,我該早些接你回家的。」林蘇十分眷戀的看著我說。

「接我?怎麼回事?」我傻傻的看著他。

「你父親瞞了你這這麼多年的真相,也是時候該告訴你了。聽著,陌陌,待會兒你不管聽到什麼,都不准再哭。你哭,我心疼。」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