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

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

 

 

殺妻藏屍冰櫃2月後 他發朋友圈"人生若只是初見"

來源:倍可親(backchina.com)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

 

楊儷萍和朱曉東楊儷萍家屬供圖

原標題:他殺妻藏屍冰櫃兩月後酒吧發朋友圈「人生若只是初見」 同學同事對他的印象只有一個

2016年10月18日,29歲的朱曉東扼住妻子楊儷萍脖頸,將其殺害。楊儷萍父親楊敢連告訴紅星新聞,朱曉東足足掐了女兒5分鐘,然後將屍體用一塊紅色的床單包裹,放入家中冰櫃底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初中同學眼裡,朱曉東曾是他們的「勵志偶像」——畢業時,他突然向大家宣布減肥,之後就每天堅持跑步,只吃青菜。幾個月後,他就變了一個人。

2017年9月5日,中元節,楊敢連做了一大桌女兒最愛吃的飯菜。看著女兒的遺照,他強忍多時的眼淚掉了下來。

事發後,他試圖不去想像那些殘忍細節,每當有人問起,他都以「被掐死的」一語帶過。而事實上,他不敢想,女兒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心很痛啊」。

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元節臨近,楊家親屬祭奠去世的楊儷萍潘俊文攝

楊敢連告訴紅星新聞,發現女兒時,冰櫃裡零下30多攝氏度的溫度,已經嚴重損壞了皮膚組織,她的遺體通身黑紫、身形蜷曲、難以入目。

楊敢連出再高的價錢,也沒有入殮師願意為她還原樣貌。就連殯儀館也不願意為她舉辦追悼會,認為遺容會讓來客留下心理陰影。最終,協商下,他們用白毛巾遮面、以白玫瑰蔽體,並在棺木前豎起巨幅相片,接受弔唁。

對於案件進展,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當地派出所和分局,對方稱,此為特殊案件,暫不方便透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鄰居說

他不愛說話

長相蠻好,總換女朋友

在殺害妻子後的105天,2017年2月1日,朱曉東在其父母陪同下自首。

當一輛警車和一輛殯葬車先後駛入上海虹口商業一村社區時,與朱曉東同住在商業一村的鄰居們才驚歎,這種電影和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竟然就發生在自己身邊。

商業一村建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大多只有5層。外接的晾衣架從每個窗臺伸出,偶爾和電線交織在一起,上面常年掛著女人內衣、牛仔褲和床單。樓裡,刷著紅漆的木質樓梯,已經開始斑駁,露出木材的本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個社區和很多老小區一樣,一半住著老年人,一半租住著外地人,即便在此20年以上的老住戶,彼此間也不相熟。

朱曉東居住的商業一村社區潘俊文攝

對於朱曉東,鄰居們只有簡單的印象:不愛說話,長相蠻好,總換女朋友。頭髮梳得油光噌亮,遠遠就能聞到濃濃的香水味。他會在每天中午或者下午牽著一條牧羊犬,吱吱呀呀的上下,「響動老大,一聽就知道是他」。

事發後,多位鄰居回憶,他們曾看到一位打扮時髦,開著豪車的女人到社區找朱曉東,也曾聽到過從他家傳出的激烈爭吵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朱曉東從小與母親居住在4樓30多平方米的房子裡。他29歲時,母親搬離,房子粉刷一新變為婚房,妻子住了進來。鄰居們也是在他母親敲門散發喜糖時,才知道朱家這樁沒有聲響的喜事。

只是,這段婚姻並沒有持續很久,5個月後,即傳出了噩耗。

楊敢連曾是一名員警,對於女兒遇害,他十分自責,「如果不是我的60歲生日,事情還不知道將如何發展」。

2017年2月1日,大年初五,新年的喜慶氣氛還未散去,楊家親戚就早早聚在一起,準備為楊敢連慶祝60大壽,但女兒楊儷萍和女婿朱曉東在這天始終沒有露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床上掙扎了5分鐘,在冰櫃裡待了3個月,「太慘了!!」

 

朱曉東和楊儷萍結婚後的住處潘俊文攝

直到當天下午6點左右,楊儷萍表哥終於打通朱曉東母親的電話,對方說了一句話:楊儷萍出了點事情,你們來一下廣中路派出所。

「這頓飯不能吃了,楊儷萍出事了。」最初,表哥扔在飯桌前的話,大家都沒有往最壞處想,只道是出車禍撞著人了,或者是小倆口吵架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