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片】廣告明星父子戀 苦等同婚32年

| 2017-02-14| 檢舉

相差18歲的男同志伴侶何祥、王天明,因為2014年兩人的真實故事被拍攝成伊莎貝爾喜餅廣告「他他篇」而轟動一時,片中將兩人從起床、煮飯、洗衣服、餵狗等生活點滴拍的深刻,尤其最後一幕兩人深情的一吻,留下螢幕上的「我們結婚吧」結尾,更是感動許多人。但是,廣告裡看似完美的結局,在現實中卻並非一切都那麼美好,實際上,何祥、王天明直到今天根本還是沒「法」結婚,雖然台灣社會為婚姻平權法案吵的沸沸揚揚,但是同婚法卻始終還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雪上加霜的是,兩人在2016年相繼生病,何祥確診為帕金森氏症,王天明則是因為照顧何祥操勞過度小中風。八個月前,何祥開始出現走路緩慢、神情呆滯、手抖到連藥拿不穩等情況,檢查後發現罹患了帕金森氏症。王天明起初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一直認為兩人都有固定運動、保養身體、為對方保持身心的巔峰狀態。看著何祥的病徵一一浮現,王天明說「蠻難接受的,萬一他先走了,我怎麼辦?」,半夜睡覺時,他就輕握著何祥的手偷偷哭了一個月。何祥生病後,煮飯、洗衣、打掃等家事都由王天明打理。有一天起床,王天明突然感覺腦部缺氧,身體左半邊麻麻的,不自覺地要往左側倒下。緊急送到醫院做電腦斷層、心臟、血液等檢查,醫生診斷這是小中風的前兆。躺在病床上的王天明第一個閃過的念頭竟是「我不能動的話,他怎麼辦?我絕對不能比他先走!」因為這個意念,王天明決定自己不可因病喪志,要求自己更加堅強。王天明說,三年前,有次他生病需要手術開刀,不管當時何祥有多擔心,還是沒「身份」可以簽署任何同意書。必須麻煩王天明的姊姊來幫忙簽字。如果換成是何祥需要這種侵入性治療,王天明兩手一攤說,何祥的家人都在美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兩人相依為命,生病時,卻無法替對方簽字負責,他覺得很不公平,這是權利上的剝奪。如今兩人已辦理同性伴侶註記,所幸衛福部2016年有發公文,只要有同性伴侶註記的伴侶,就可以簽署醫療同意書,為兩人日後的醫療同意權解套。何祥與王天明兩人相守32年,雖然歷經過外遇、吵架、分離等各種考驗,至今仍攜手堅定著彼此的愛情。王天明說,兩人雖然相差18歲,但感情卻像酒一樣越陳越濃,何祥只要一天不在他身邊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兩人最早在同志酒吧認識,王天明說「我看到何祥從樓梯走上來,第一眼就知道天菜來了!何祥那時候打扮很時髦,很可愛」。但是起初何祥只覺得王天明還不錯,想要介紹朋友給王天明,沒想到最後卻是自己與王天明走在一起。何祥曾經有過一段異性戀婚姻,育有兩子,王天明說「何祥不擅長甜言蜜語,交往期間,曾經寫一封信給當時還在當兵的我,信裡就只畫了一個人頭,眼睛下面畫了好多好多眼淚。」王天明看了非常感動,兩人的真情從那刻起就不斷增長萌芽。近幾年,何祥與王天明只要身體狀況還許可,都會積極上街參與爭取婚姻平權的活動,他們說,這只是基本人權,人人都應該有的自由平等權利,同性伴侶在生活上和異性戀是一模一樣的,沒什麼特別之處,不應該因為他們是同性戀,就失去該有的人權,王天明說「像我們這個年紀,如果說這一輩子還沒辦法爭取到的話,我覺得蠻愧對我們下一代的。」何祥與王天明說,一旦同婚法案通過,他們一定會結婚,他們認為,如果要結婚,婚禮上最重要的就是得到家人的祝福,他們覺得很驕傲也很欣慰的是,何祥的兒子和王天明的哥哥姊姊都會給予他們祝福。32年來,經歷過風風雨雨,何祥說,他內心一直感謝王天明的陪伴,採訪當天的最後,何祥突然對著王天明說「你看到我衰老,我看你也不再像年輕的樣子,其實我看你很辛苦,我也是擺在肚子裡頭,有時候想幫忙,卻幫不上忙、愈幫愈忙,反正大家就是,不是用言語來講,是在心裡頭,彼此都心裡有數。」何祥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王天明只能緊緊握住他的手,喃喃的說「30多年了,還是愛對方啊」。(侯世駿、梁建裕/台北報導)

本文由《蘋果日報》授權轉載